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卫生 > 正文
 

照亮记忆里的事物

发布时间:2019-01-24 11:09:13 影响了:

  知道有个地方叫蒲庙实际上已经很久了,但一直没有机会走近它。人与人的相识是需要机缘的,人与地方的相遇,也需要机缘。机缘巧合才行。
  2017年,我在崇左市大新县五山乡三合村驻村扶贫的时候,发动社会力量修筑了一条屯内道路,路修好后,需要刻一块路名碑,因为是名家书法,需要手工刻,以显其精微。找遍大新县,也找不到手工刻碑的人,也就是说,这门工艺在当地已经失传了。全部换上电脑刻碑。电脑设备解决不了的,用电钻刻。后来也是机缘巧合,乡政府一个干部找到了他的舅舅,他的舅舅在南宁一所师范学校当美术老师。美术老师带上他家祖传的一把錾子来到了五山乡三合村,铮铮淙淙的金石之声在村庄响了两天,吸引了远远近近的老老少少前来观看。人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了,这声音里,收藏有日渐远去的乡愁。
  必须说明的是,这位美术老师执教的学校就在蒲庙。为什么民间失传的技艺能够在蒲庙找到?我当时并没有仔细深思,因为,我与蒲庙相遇的缘分依然没有到来。
  终于,机缘成熟。南宁市邕宁区组织文学采风活动,我有机会走近蒲庙。一个原来如此近切的地方!蒲庙镇是南宁市邕宁区政府所在地,市中心有公交车可以抵达。经了解,邕江边的这座古镇建镇的年代不算久远,距今不过两百多年。因为旧时代水路交通的缘故,以商业立镇。如果不会珍惜,一个地方纵然拥有两千年的历史,文物也可能毁灭殆尽。而两百年的历史,会保存的话,足以留下可观的文物。爱惜和不爱惜,效果很不一样。如果没有呵护,很快就会青苔漫延,杂草丛生。据考蒲庙镇建圩于清雍正九年(1731年),至今287年。城区内有文物保护单位七处和北觥壮族古民居等一批文物古迹。这里是庙宇的圣地,有着丰盈的庙宇文化,是缤纷信仰的摇篮,也是相互尊重、理解的乐园。由于水路交通发达,近代以来,很多外省的商人云集在这座南方古镇,他们带来布匹、丝绸、盐巴,从这里运走上好的白糖。他们同时带来了他们的信仰,在这里获得尊重。继而相互接纳、共享,这是动人的人类共处图景。数一数,蒲庙镇有五圣宫、阿婆庙、三圣宫、十八奶娘庙、轩辕庙、北帝庙、远宁祠和忠义祠等。祠庙众多,堪称南方小镇奇观。光是孟莲村的那莲古圩,土地庙就有八座。那莲古渡口的石碑上还刻有钟馗的画像。
  在蒲庙所有庙宇中,最殊胜的当数五圣宫,建庙时间与建镇时间同步,可见古人对信仰的珍视。五圣分别是北帝、龙母、天后、三界、伏波。北帝亦称北帝真武帝君、玄武、真帝、黑帝等,为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北方之神,亦称水神,主要职责司水,亦可抵御灾害。由于邕江贯穿整个邕宁区,八尺江在蒲庙附近汇入邕江,水路通畅的地方遇暴雨容易发生水患,因此,江边留下不少北帝庙。龙母是梧州和广东悦城一带信奉的神。天后是福建和台湾人信奉的妈祖林默娘。三界是壮族民间之神,有些地方尊称为三界公爷。伏波是东汉名将马援,他跃马瘴烟,南征交趾,建立卓越功勋。所到之处,除暴安良,发展水利农耕,传下千古美名。珠江水系伏波庙星罗棋布,可见伏波将军在南方精神谱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信奉这些神灵,民间认为可以求财得财、求子得子,还可以驱邪避凶、家宅安宁,出行平安。供奉的五个神灵中,有两位女性神。五圣宫庙貌庄严,塑像、雕刻精粹入神,栩栩如生。建筑材料当年由广东船载以入。建庙至今翻修过三次。可见它在蒲庙民间社会的重要性。殿后有百年古木, 与之相依的五圣宫的瓦顶上始终不见一片落叶,这与横县伏波庙的说法一致。横县伏波庙始建于东汉,是整个珠江流域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伏波庙,其大殿瓦顶也是一叶不积,干干净净。到底是物理学原因还是另有玄机,我们不得而知。五圣宫大殿瓦顶上的那一片洁净,我非常愿意理解为蒲庙人用心呵护的一片净土。他们爱护的不仅仅是有形的庙宇,也是无形的庙宇。每年农历三月十二的“蒲庙开圩日”,周边群众敲响铿锵激越的八音,自发云集五圣宫前开展活动。用五色糯米饭供奉神灵,舞龙、舞狮、抢花炮娱神,人们通过这种方式来纪念蒲庙先祖,感念恩德。
  最引人注目的是这一天的分粥活动。这活动用以纪念蒲庙得名的老阿婆。蒲庙开圩前是荒山野岭,叫蛮瘴麓。位于邕江支流八尺江畔的那莲古圩为商业重镇,来往船只众多,由于八尺江水位浅,大船进不去,只能在邕江蛮瘴麓停泊。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货物的集散地。自然而然,便有人设摊卖粥,缓解往来客商饥饿。其中有个善良的老太婆,她的粥摊最为红火,但她对贫困潦倒者只送不卖。她的精神感化了很多人,佛教说的婆子心切,恐怕也莫过如此了。老阿婆去世后,人们立庙纪念她,称为阿婆庙。因为读音上“婆”与“蒲”相近,久而久之,这个地方便叫蒲庙了。从“婆庙”到“蒲庙”,这就是蒲庙的来历。当我获得这一珍贵的信息时,那一瞬间,这个词语的本意像一道亮光,照亮了我记忆深处的事物,那几乎被隐藏的事物。我想起了我童年时候的一座山,它叫婆庙山。
  我的童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那个地方叫寺门。因为岭上有个象山寺,寺庙的门口就在岭下,岭下的小圩镇自然就叫寺门。后来象山寺毁了,偌大的寺庙居然片甲不留!但是“寺门”这个名字却是长长久久地留了下来。文字存活的能力远比实物强大。所以李白有诗“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柳永词“繁华处,悄无睹,唯闻麋鹿呦呦”。几阵风吹过,多豪华的王家宫殿讲散就散,了无痕迹!外婆家在寺门辖区的一个小村里,村头有一座山叫婆庙山。从圩镇到村里,不是寺就是庙,可见我从小生活的环境潜伏着许多我不甚了解的信息。这些废弃的庙宇寺观,它们尽管消失了,但它们的名字仍然在观念和语言中存活,甚至还会对我们产生这样或那样的影响。婆庙山下有个洞,黑乎乎的,每次经过我都十分惊恐,总是害怕洞里窜出个什么怪物来。如果有大人作伴,我还勉强敢望上几眼,如果我一个人经过,就只有慌乱奔跑的份。后来我发现山下有个小小的庙,垒几块砖,盖几片瓦,就是这座小小的庙,让整座山获得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婆庙山。婆庙山在我的童年生活中是个神秘的存在,让我十分惊恐。也许是因为山脚参天古木遮天蔽日,此中暝昧失昼夜,让我感到寒气逼人。又也许是那个深邃的洞口让我感到不可捉摸横生没来由的恐惧。说实话,即使是今天,我可能仍然不敢走近那個洞。除了这些物理现象让我敬畏,我想,“婆庙山”三个响当当的汉字也给我一种威严感。因为“婆庙”二字,整座山充满神秘的气息。

相关热词搜索:照亮 记忆里 事物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