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卫生 > 正文
 

【“独狼”是怎么炼成的?】 独狼

发布时间:2018-12-07 04:54:35 影响了:

  挪威首都奥斯陆大教堂前,覆满了鲜花和蜡烛。悲切、震惊和尚未平复的惶恐,仍然弥漫在空气中,一连数天挥散不去。7月22日突如其来的血腥屠杀,让这个向来安宁祥和的北欧国家震惊万分。举国默哀时刻,唯有海鸥的叫声显得格外凄厉。
  7月25日,挪威爆炸和枪击案嫌疑人、32岁的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穿着一身红衣,乘囚车出现在法庭外时,不但毫无悔意,反而面带微笑。车外的示威者一边叫嚷着“残忍的叛国者”,一边用力砸车。
  听证会上,布雷维克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但否认自己有罪,还宣称,要将欧洲从穆斯林的手中拯救出来。他曾在那份长达1500多页的《2083:欧洲独立宣言》中写道,西欧有多至80名像他一样的“独狼”,随时准备发动袭击。
  
  蓄谋已久的杀戮
  
  对于23岁的普拉布林?考尔来说,能活着从“地狱般的”于特岛逃生、投入家人的怀抱,实在是万分侥幸。23日凌晨,无法入眠的她在博客上记录下了那段骇人的经历。其中写道――
  “我听见一个男人走近了。他叫道:‘我是警察!’我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有人叫嚷着答复他说他必须证明自己真的是警察。我记不起来他具体说了啥,但他又开始射击了……我压在一个女孩儿的双腿上,又有两个人压在我的脚上,但我还是一动不动。手机响了几次,我却继续装死。我在那儿躺了起码一个钟头,周围完全安静了下来。我悄悄地转头,试图寻找其他的活人。我四处看,却看见很多血。我很害怕,我决定爬起来。然后我才发现自己一直躺在一具尸体上,而在我上面还有两具尸体。天使保护了我!”
  考尔和另一个逃出来的朋友抱头痛哭,更多参加夏令营的伙伴却再也回不来了。25日,根据挪威警方重新更正的数据,于特岛枪击事件的死亡人数为68人(最初统计是86人,警方解释,当时场面太混乱,有可能部分罹难者被统计了2次)。
  就在人们怀疑遭到国外恐怖分子袭击的时候,一份长达1500多页的《2083:欧洲独立宣言》却揭开了一个本土冷血杀手的真实面目。根据这份布雷维克花了3年时间写就的“行动说明”,2002年4月,他在英国首都伦敦与9名极右翼人士秘密会面,成立了一个“十字军”性质的组织。活动由两名英国人发起,其他“代表”分别来自法国、德国、希腊、荷兰和俄罗斯,身份是“成功的企业家、商业或政治领袖”。一个叫“理查德”的英国人是他的“导师”。
  变成右翼极端分子的布雷维克开始强烈反对多元文化,经常在网上发帖表达强烈的民族主义和反伊斯兰教观点。有认识布雷维克的人说,他的极右倾向在中学时就有所表现,那时他参加过新纳粹的活动。
  自诩为中世纪十字军后嗣的布雷维克称,自由主义、多元文化主义正在摧毁欧洲基督教文明,挪威和欧盟推行的政策失败了。“我们曾给过和平一个机会,但现在,对话已经结束,武装对抗的时机已经来到。”
  布雷维克把不少欧洲国家领导人、记者和公众人物列为“A级叛徒”,因为他们允许多元文化存在和移民进入。他的目标是杀害4.5万人,致伤100万人,“清单”上还包括英国王储查尔斯、前首相布朗、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萨科齐等人。
  在7月22日的孪生恐怖袭击中,于特岛是布雷维克的主要目标。他本来要对当天也参加夏令营活动的挪威前首相布鲁恩特兰德下手,因为工党的移民政策导致了“穆斯林化”,袭击就是“他们叛国要付出的代价”。但当布雷维克赶到于特岛时,这位前首相的活动已经结束。于是他向其他年轻人下手。
  在发动袭击前,布雷维克把宣言和一些视频公布在网上。虚荣的他还上传了一批艺术照:有穿着潜水服、手握步枪的狙击手造型;有穿着挂满假军功章的美军制服;还有穿着华丽西服的绅士造型……他甚至为自己设计了美容计划,“我们必须在袭击前保持最佳容貌”。
  出席听证会时,布雷维克本想着穿上制服把法庭变成自己的答辩秀场。法庭“鉴于公开听证可能引发的复杂情况会影响调查和引发安全问题”,决定听证不对媒体开放,这对一直以公开、透明为准则的挪威司法制度来说,也是不同寻常的。
  
  极右势力抬头?
  
  北欧国家一向以高福利保障著称,而挪威也一直被视为是一个宽容、自由、开放的社会。这起由土生土长的挪威人酿造的惨剧给当地人带来的除了悲伤和愤怒,就是错愕。听证会上,布雷维克自称还有两个同谋。而就在前一天晚上,挪威罗加兰郡发生一起枪击案,一名男子头部中弹。警方尚不确定这起事件是否与恐怖袭击有关,两起事件是否同一人(组织)所为。
  值得警惕的是,布雷维克在宣言中写道,西欧有15-80名像他一样的“骑士”。这些人单独行动,“完全不为敌人所知”,发动袭击可以“出其不意”。
  英国安全问题专家西格尔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这次针对国家的袭击事件如果真的与极右翼有关联,事情就复杂了。”据欧洲警察组织2010年发布的一份安全报告,变得越来越专业化的极右翼势力通过互联网扩大宣传,正成为网络社区的积极玩家。
  但是在过去3年中,挪威警察安全处对挪威安全形势的评估报告都认为,对挪威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主要是极端伊斯兰组织和反对挪威参与阿富汗、利比亚军事行动的组织,而不是国内的极右势力。
  《爱尔兰时报》认为,挪威发生的爆炸枪击事件会促使挪威乃至整个欧洲反思,极右暴力行为制造的社会分化与不安,有时甚至是致命的。
  近年来,随着外来移民的不断增加和经济危机的冲击,不少右翼主义者或右翼政府把经济衰退、社会不安定的责任推向移民。有欧洲民众认为外来移民正在入侵他们的文化,抢夺他们的饭碗。欧洲舆论担心,随着意识形态、社会和经济矛盾的加剧,越来越多的欧洲选民会转向保守和右派,甚至成为极端主义者。
  这几年,欧洲政坛也出现了“向右转”的倾向。2010年瑞典大选中,极右翼民主党首次取得议席;今年4月,右翼政党“正统芬兰人党”在芬兰议会大选中猛增24个议席,一跃成为芬兰的第三大政党;挪威、法国、德国、意大利、丹麦、奥地利等国的极右翼政党正在以各种方式影响本国政局。
  不过,这几天,丹麦人民党、瑞典民主党和正统芬兰人党等欧洲右翼政党的领导人纷纷公开表态,谴责布雷维克的行为属恐怖主义行为。右翼政党的领导人们指责布雷维克“盗用他们的核心信条――民族主义和反移民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不管布雷维克是疯狂的极端个例还是浮出水面的右翼势力的一角,欧洲一些国家安全部门都准备把国际反恐的部分精力转到国内安全上来了。而要杜绝第二个布雷维克的出现,就得挖出隐藏在高福利社会背后的“病根”――如何让社会经济和多元文化政策更好地融合。

相关热词搜索:是怎么 炼成 独狼 “独狼”是怎么炼成的? 揭秘独狼是怎样炼成的 狼王是怎样炼成的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