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事业单位 > 正文
 

澄清疑问【等待澄清的八大疑问】

发布时间:2018-12-07 04:54:48 影响了:

  “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后,浙江省省委组织部部长蔡奇在腾讯微博上说:“这么大的事故,怎能归咎于天气和技术性因素?又该谁来埋单?铁道部门应痛定思痛,从中汲取深刻教训:铁路再提速,也要安全第一!生命伤不起啊!”这位在网民中颇有影响力的官员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7月24日,铁道部在温州就“7?23”事故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言人王勇平强调尽管这次发生的事故,对铁路的形象造成了影响,“我们仍然跟社会说一声,中国高铁的技术是先进的,是合格的,我们仍然有信心”。
  但他针对诸多记者的追问,却难以给出令人信服的回答,以至于新闻发布会显得乱糟糟,最终被愤怒的媒体记者们围堵不让离开。
  
  为何发生追尾?
  
  事故发生后,各界最大的质疑就是为何两列代表中国最先进技术的动车会追尾。王勇平表示,初步了解,事故原因是雷击造成设备故障导致的。详细的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分析。记者从温州市气象局了解到,7月23日18时到21时3个小时,温州市市辖区共遭遇闪电615次,不过对于雷击这个近来不断被铁道部在动车、高铁故障中被引用的理由,无论是学术领域还是民间都普遍质疑。
  几乎所有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的受害者家属都表示难以理解,D3115次失去动力后,为何无法将此信息传递给后车和线网调度?线网调度为何无法检测到线网上有 “趴窝”的列车?列车管理终究是靠人,即便设备出现故障,还有其他报信方式,比如电话,怎么能就撞上了呢?
  铁道部2007年曾表示,我国自主研发的自动闭塞系统,可以控制同一条铁路上多列动车组安全区间,防止列车追尾事故发生。若列车运行速度超过线路区段设定的最高时速,它就会报警提示司机减速,如司机没有减速,列车会自己紧急停车,从时速200公里到列车停止只需55秒。这次怎么自动闭塞系统未能发挥作用?
  王勇平在接受记者提问时表示,动车的“黑匣子”已经找到。“黑匣子”是列车运行的监控系统,它用于分析事故,提供原始数据。目前对“黑匣子”的数据调查正在进行中。
  D3115次列车司机也正接受国务院调查组的调查。南昌铁路局负责事发路段的机务,对于网传“南昌铁路局福州机务段段长被撤职”,南昌铁路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南昌局相关领导没有担责迹象,也没有“福州机务段相关负责人被处理”一事。
  25日,针对网上有消息:“温州事故原因有新进展:铁路调度程序员出现BUG(故障)是事故的根本原因,警方已拘留两名无证程序员。”温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沈强也予以否认。
  “近来频频雷击事件导致列车晚点,本就应该引起管理部门的高度重视。”有评论认为。
  
  先车后到?
  
  D3115次动车为杭州发往福州,杭州发车时间为16时36分,21时45分到福州南,根据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网站的列车时刻表,在台州至温州南段,D3115次列车准点到达温州南站的时间应该是19:57,D301次准点到达温州南站的时间应该是19:42。两车存在15分钟的行驶间隔,而且是D301在前,D3115在后,理应不会发生追尾事故。
  即使撞,也应该是D3115撞D301,而不是D301撞D3115。为何D3115跑到了D301的前面,是不是调度出了问题?
  事故发生时间点20时34分,D301次若正常开行,应该已驶过福鼎站;D3115次刚过苍南站;D301次远远地跑在D3115次前面至少40公里。由此可见事故发生时两车均大幅晚点,D301次的晚点时间比D3115次更长,所以本应在前面的D301次落在了后面。
  
  相差的7分钟?
  
  追尾事故发生后,温州消防部门最早发布的事故发生时间为:20时 34分。事故当晚22时04分时,新华社播发简讯出现的事故时间也是这个时间。
  但浙江省人民政府在通报事故现场情况时,追尾事故发生时间却是7月23日20时27分,比原先的时间早了7分钟。记者查询后发现,新华社24日中午发布消息的确引用了这一事故时间。
  为何在一天之后,官方发布的事故时间相差了7分钟?又是因为何种原因出现这“变更”的7分钟?
  不过20时27分与一位距事发地点不远的博友发布的微博时间恰巧相同。名为“Smm_苗”的博友在20时27分上传了一张黑暗中的动车照片,配文字“狂风暴雨后的动车这是怎么了??爬得比蜗牛还慢……可别出啥事啊”。
  根据该博友的描述,20时27分应该尚未发生追尾事故,但是动车确实开始缓行。
  相差的7分钟内,后方动车D301应该有充足的时间完成制动,从而避免事故的发生。然而悲剧还是上演了。7月23日20时47分,名为“羊圈圈羊”的网友在其微博上发出求救信息,称自己乘坐的D301在温州南站不远处脱轨,车厢内孩子哭声一片,没有看到工作人员,等待救援。
  
  为何匆忙掩埋事故车厢?
  
  事故发生后,现场出现几台挖掘机挖掘深坑掩埋部分车体,这一做法经媒体报道后也引起了广泛的质疑,认为是在毁灭证据。王勇平回应,事实是无法掩埋的。在现场抢险中,环境非常复杂,下面是一个泥潭,(机械)施展开来很不方便,还要对其他的车体进行处理,目前,把那个车头埋在下面,是为了方便抢险。王勇平反问现场记者“你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是信了”,这句话在新闻发布会结束后迅速成为网络流行语。
  对王勇平的这个解释信还是不信?《新民周刊》记者连日在现场采访,多位抢险救援人员都作出了同样的解释,因为现场泥泞,为方便重型设备进驻,必须铺整地面。此后据记者的观察,也确实没有出现就地掩埋车厢的现象。
  不过现场施工却被指过于野蛮,对遗体以及包括遇难者在内的乘客物品不够尊重,包括杨峰在内的多个遇难者家属指控亲人遗体因为野蛮施工导致残缺。
  此外,救援行动也受到了普遍的质疑,从24日凌晨开始,曾几度宣布经生命探测仪探测现场无生命迹象,此后工作重点转为抢修铁路。但下午5点,项余岸的女儿――2岁半的项炜伊却意外被现场清理人员发现幸存。
  项炜伊的幸存被王勇平解释为“这是一个奇迹”。下岙村一开百货店的村妇表示“我是没文化的人,我看直播时,听到这句话从情感上都很难接受”。
  
  任免是否过于草率?
  
  7月24日,铁道部召开全路运输安全紧急电视电话会议。铁道部党组书记、部长盛光祖代表铁道部对事故遇难者表示沉痛哀悼,对受伤人员和伤亡人员家属表示深切慰问,对广大旅客表示深深的歉意。盛光祖表示从现在开始到9月底,开展两个月的安全生产大检查。以高铁安全和客车安全为重点。
  事故发生后,铁道部党组研究决定对上海铁路局局长龙京、党委书记李嘉、分管工务电务工作的副局长何胜利免职并进行调查。同时,铁道部总调度长安路生被调任上海铁路局局长。
  不过这一免一任却引来广泛质疑,事故原因待查,为什么就急着对上海铁路局领导进行处理?
  王勇平表示,高铁产生的安全问题,领导要负起首要责任。对于上海铁路局局长龙京等3人免职,是为了让老百姓放心。
  安路生的调任也有不小争议,2006年,安路生从武汉铁路局被调入铁道部任总调度长。后因2008年发生胶济铁路“4?28”重大事故,于“5?12”汶川大地震后任成都铁路局局长。2009年,安路生担任上海铁路局局长,2010年5月7日重新出任铁道部总调度长。
  记者翻看网络民意,发现普遍对此表示不解。
  
  死伤人数多少?
  
  究竟有多少人在此次事故中遇难,说法至今不一,24日官方说法35人,但也有媒体报道是41人,当晚的新闻发布会上,王勇平再次确认他所掌握的数据是35人。不过这一说法让在场的不少媒体记者疑惑不解,因为24日上午就已经宣布死亡人数35人,当日下午,包括《新民周刊》记者在内的多名媒体记者亲眼目睹至少又有7具尸体被从高架桥上抬下,为何晚上公布的死亡数字却没有更改。
  25日中午,由于35人的死亡数字仍未更新,记者前往殡仪馆调查,负责接待的温州市委宣传部相关工作人员记录下了记者的问题,但并未当场回答。
  据推测,坠落的4节车厢如果满载,乘客应在400人左右。但铁路部门尚未公布这4节车厢里究竟有多少乘客。事发后很多网民议论,想不到实名制真正发挥作用却是在这个事故中,看来有利于查实遇难者身份。
  不过,事故车厢总人数以及死亡名单迟迟不肯公布,引发外界对实名制发挥作用迟缓的批判。
  25日,项余岸的朋友难抑悲愤,发表博文《余岸,你怎么连个死人都排不上?》,被网友与媒体广为转载。
  26日,温州市公安局公布了首批28名遇难者名单,记者从中看到了项余岸夫妇的名字。
  
  善后理赔过低?
  
  7月25日,温州市殡仪馆,27岁的毛菲菲与30岁的老公苏孝图的尸体躺在冰冷的太平间内。这对年轻的夫妻今年正月刚完婚,几天前去杭州检查身体,回温州时乘坐D3115次列车,座位就在第16号车厢的最后一排,不幸遇难。毛菲菲的伯伯悲伤地告诉记者,毛菲菲的尸体早在23日就已经送到殡仪馆,但由于只剩下半颗脑袋无法辨认。事故第二天,毛家人本准备让毛菲菲的母亲辨认尸体,因为担心母亲受不了打击,推迟了一天。25日上午,因为除了母亲,再也无人可以辨认出失去半颗脑袋的毛菲菲,家属们强忍悲痛扶着可怜的母亲再次到殡仪馆辨认。毛菲菲的遗体终于被确认了,母亲却昏厥在地,被家人送去医院,留下其他亲人等着善后。
  事故目前已经进入善后理赔阶段,温州市鹿城区由各街道、镇组织的32个谈判组力争7至10天内解决善后事宜。26日凌晨1点,“7?23”动车追尾事故首个赔偿协议签订,29岁的遇难者林焱的家属签订了50万元的赔偿协议,林焱福建人,家中有一个老母亲,其父亲已经去世。
  根据铁道部有关规定,此次赔偿标准是执行以17.2万元为基数再加上20万元保险理赔总共37.2万元,这个基数是固定不变的;另外还加上遇难者家属交通费、埋葬费、家属赡养费等共计不超过45万元;事发后在短时间接受谈判并签订协议的可视情况酌情予以数万元奖励。以上费用除奖励费用由户籍所在地政府拿出来外,其余由铁道部一并支付。
  温州市委宣传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虽然事故责任与赔偿是铁道部门的责任,但维稳却是留给温州的一个重任,对温州是一个考验。温州市鹿城区委、区政府已有57个工作组24小时奋战在接待死伤者家属一线,一对一接待遇难者家属。
  不过多名家属表示对这一标准过低,难以接受,毛菲菲的伯伯表示,“多少钱都不能换回我们的孩子。”
  项余岸的一名朋友情绪更为激动,“这点钱在现在能做什么?命就这么不值钱?!”
  另有受害者家属不解:“铁道部赚钱不含糊,票价那么高,现在出了事故,难道还差钱?”
  
  动车为何不设安全带?
  
  针对“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事故,不少受伤的乘客反映,动车座位上没有安全带,以至于事故发生时,他们被巨大的冲击力甩离座位,从而受伤。
  7月24日,在接受采访时,温州康宁医院的负责人透露,很多受害者都是被甩离座位撞到硬物后,头部、胸部、腰部受伤,如果动车有安全带,伤亡可以减少一大半。
  参与救援的一些司机也表示不解:为什么长途车、飞机都有安全带,高速动车就不配备。
  包括戴海珍在内的多名第一时间参与救人的群众还抱怨动车的玻璃敲不碎,以至于他们救人时受阻。而乘客鲍永远在事故发生后也曾试图用救生锤敲碎玻璃,却敲了半天敲不碎。
  “高速动车在安全问题上不能盲目自信,细节设置一定要考虑细致,加以改进!”遇难者朱平的一名同学呼吁。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