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招聘 > 正文
 

秋后的蚂蚱还能蹦: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

发布时间:2018-12-07 04:54:38 影响了:

  续文总是难写的,《奇人李四》的续文鸭梨尤其大,这不仅在于看官的期望过高,而且大家都知道,类似的叙事写着写着一不小心是要写到床上去的。   上文说到李四训导我等“小溲断三”,打熬的是那地方的“括约肌”,那是极高明的,“一个老男人,真正衰老的标志是什么呢?”李四问,是两鬓如霜吗?头发是可以染的;是牙摇齿豁么?牙齿也可以补的;是皮肤褶皱么?褶皱是可以拉的。事实上,男人快挂了,两个隐蔽信号是你怎么也想不到的,一是鼻毛,鼻生白毫,不衰也老,你能将鼻毛也漂染吗?其次是尿尿,别说它不上大雅之堂,男人年轻时都能“逆风三尺”呢,可是一到“鼻毛挂霜”,就秋后的蚂蚱了,“顺风”还只能撑五寸,更多的像绞不干的拖把,淅沥了半天还在“黄梅天”……你可以偷偷地吃很多春药,你也可以非常肌肉,但你那地方却悄悄地挂了――挂没挂,每个男人不都心知肚明吗。
  记得议到这个关节处,我曾忍不住地显摆几下:马王堆出土帛书我也翻过,其中假托尧问舜,为什么那话儿与其他人体器官同日问世,却最先挂呢?他听了反问,人体器官有“它”这样过度地使用么?动物择时发情,一年才几次,每次仅几天。人呢,刚懂事,就跟“它”有仇,常常阴损“它”,成人了,一年四季都发情,没有国定假,甚至一天之内,发情多次,纵淫极欲,通宵达旦,体力不支,继之药饵,药饵无效,强之器械,你有这样使用胃吗?你总是听从胃的,饥餐而饱止,但你根本不听“它” 的,不但要它“垂死病中惊坐起”,而且横征暴敛,变无力为长力,驱长力为暴力,升暴力为伟力,透支背书一至于此,能不早衰欤?
  所以,欲其复壮,首在“断三”,亦即把括约肌练得腹肌一样强大,李四说,我年届五旬练此功,三月见效,半年“双规”,怎么讲?太太最明白了……那就是在她“规定的场所,逗留规定的时间”。房中术千言万语,去掉它的糟粕,最最核心的“术”即为“不泄”,亦即“忍道”也――须知男女之事,男方为什么总是“败多胜少”,根子在:男有“不应期”,女无“不应期”,男乃火烛纸马,女为“管道煤气”,以此“星火”,敌彼燎原,焉能久乎?一泄就“不应”,不泄则始终能“答应”,此乃“裸猿”百万年进化之结果,我们无以改变,只能如同少杀慎杀地以“少泄、慎泄”来改良它……
  至此,我感觉终于说到“床”了,不免面露坏笑,李四却很不屑:我说的男女之事,自然指“夫妻正淫”,夫妻正淫,佛陀许可,有什么说不得?宵小用来皮肤滥淫,恰如菜刀原是切菜,你来砍人,岂能罪我。
  原来“淫”,也有“正淫”。换句话说――直说了吧,人过四十,正淫之道就是忍,力除每次都“一泄如注”的恶习,应该“候女兴尽”而“不泄徐退”,是为“忍道”亦称低碳;人过中年,其实就该是忍者,正淫之道,前戏淋漓,方可入彀,所谓“秋后的蚂蚱仍可蹦”,乃收“四两拨千斤”之功,药饵当然不可偏废,但必须围绕“不泄”为主体。
  问题是,终年不泄,亦非正道,弄不好生痈疽,况且来而不往非礼也,因此大致的比例是“四泄其一”(四次泄一次),或“三泄其一”……
  “说来说去无非要阿拉做小生意??!”我不禁叫了起来,而且“性言志”,男女相处,如何把情绪调节到最佳呢?你都不说!
  “问得好。”李四寻思片刻说,床笫之间,最忌“惧内”。人一惧内,百术皆废。奈何?只有一法:当她女人。管她女作家、女学者、女高管,此刻,她就是女人。张大千说得猥亵但也透彻:“凡美人者,一等肥、白、高,二等麻、妖、骚,三等泼、辣、刁。”
  这说到骨子里去了。你“此刻”管她肥抑或骚还是刁?再怎么三六九等,女人的髓质就是女人。当她女人,就是对她最大的尊重,这是人类学的定位。平时再惧内,“此刻”,你必须清楚,她就是等着做女人,而不是等着做女神,还不明白吗!
  “明白了,”我夸张地唱了个肥喏,男人原来只能做做小生意,做得好,才能“双规”,且入秋以后还能蹦!
  如此而已。对不。

相关热词搜索:秋后 还能 蚂蚱 秋后的蚂蚱还能蹦 秋后的蚂蚱打两个字 秋后的蚂蚱打一生肖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