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资料 > 美文阅读 > 正文
 

在日本“享受”宫廷式宴会|宫廷宴会

发布时间:2019-03-15 15:32:20 影响了:

     中国人历来把烹饪当做一种艺术,讲究色、香、味俱佳,由此,也创造了食文化。西洋人则把“食”当成一种科学和一种营养学,那么东洋人日本的宫廷菜肴又属于哪一类呢?
  
  东渡日本赴宫宴
  
  我在日本佐世堡船厂修船期间,曾有幸享受过一次日本“宫廷式宴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佐世堡位于日本九州岛西北,船厂是老资格的船厂。那是我们的船即将修好出厂前,厂方为表示友好,特意宴请我方轮船船长及以下10名高级船员。坐在高级面包车里,代理与厂方代表就告诉船长说:“今天,船厂用最高规格的礼仪――日本宫廷宴招待你们。”我们听说宫廷宴,都兴奋不已。
  车穿过车水马龙的大街,在一餐厅门口停稳,穿过古朴典雅的门楼,只见两位身穿影视剧中那种日本武士服装的武士伫立餐厅两边。抬头观之,餐厅上方大书三个汉字“欲仁房”,同样是汉字,但我们不知其意。再看看大街上左右的牌匾,几乎都是汉字的天下。两位武士打开门,房内飘出一群穿和服的女子,个个迈着莲花碎步,鞠躬施礼。厂方代表用英语向船长说了一个单词“请”,船长就在礼让中走在前头。可是望着那锃亮的木制地板,船长硬是没敢带头迈步。这时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主动走过来,深深鞠躬以示再次恭请欢迎,并用生硬的汉语说了句“请你脱裤子”。我们听后一愣,船长是个中年人,脸突然涨红得像个关公,回头正想怒斥代理,代理却大笑出声,赶忙用英语解释说日文的“裤子”恰是中文的“鞋子”。我们听后恍然大悟,正在偷笑不止,几个天仙般的女子殷勤地弯下腰,依次给我们脱鞋子。
  在女侍者的引导下,我们穿过金碧辉煌的大厅,就是日本宫廷式的小间,类似于我们常见的雅间。桌椅锃亮,摆台有序,幽雅安静,墙壁上挂着宫女图,柔和的空调凉风习习吹来,散发出阵阵幽香。
  
  客人是“皇上”“大臣”
  
  何为宫廷式宴会?就是以一人为主自然就是“皇上”,其他就是大臣,如果有女性还要入乡随俗,一人为“皇后”,可惜我们是清一色的“大臣”,船长职务高,自然为“皇上”。服务的档次、热情的程度也不一样,“皇上”有两名专职美女服侍,弄得船长只好左右应酬,一会儿是英语“OK”,一会儿是汉语“谢谢”,可比我们这些“大臣”累多了。
  宴会正式开始前,先由厂家代表来一段祝酒词,然后是船长也就是此时的“皇上”致答谢词,一切都像模像样,但又觉得滑稽可笑。让人大失所望的是,日本宫廷菜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用我们的话说简直是“寒酸”:二两的高脚杯倒有2/3的红葡萄酒,盒装鱼片每人一份,“皇上”为大,内装5片,我们这些“大臣”只有3片。所有的菜、汤、饭都用白瓷盘装,量少得可怜。汤是土豆条加上一两个小肉丸子,无论是菜还是汤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味道发酸发甜。这种纯正的日本味道据说是用3种必不可少的调料调剂而成,就是糖、酱油,还有一种日本特色的含酸味的调味品。一条巴掌大小的鱼样子倒是好看极了,可惜中看不中吃。细数整个餐桌菜肴,共四菜一汤,其中两个熟鱼,两个生鱼片。大副说:“要是饿了,一个人可以吃十份,要是想喝酒,两个人可以喝一瓶。”可见少到什么程度了。饭叫做赤饭,赤为红也,其实就是酱油蛋炒饭,外带一股酸味,分量还少得可怜。
  看得出,从“皇上”到我们这些“大臣”都是高兴而去,扫兴而归。自我安慰,西方人不是有边喝咖啡或边品酒边谈论工作的习惯吗,日本的天皇与大臣的宴会主要是议事,自然不能酒足饭饱。

相关热词搜索:宫廷 宴会 享受 在日本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