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资料 > 美文阅读 > 正文
 

溥杰与嵯峨浩的奇特姻缘_爱新觉罗溥杰书法

发布时间:2019-02-11 15:24:11 影响了:

     溥杰与嵯峨浩的婚姻起点源于政治交易,是典型的政略婚姻。但嵯峨浩以她宽厚娴淑的品性赢得了溥杰的心,二人从陌生、防备,终于互相打开心扉,在跌宕起伏的战争岁月中支撑着感情的一片天空,在政治的幽壑中培育出了属于爱情的千年灵芝。
  
  ◆双重的幽壑:一场不折不扣的“政略婚姻”◆
  
  “二弟呀,三十而立了!你的终身大事姐姐替你操心着呢?”二姐的话说得温婉,语气却含着点命令的味道,说完“啪啪啪”三张相片拍在桌子上,“这三个姑娘都是京城满洲大户人家的女儿,相貌、才气、性格一等一,你挑一个吧,皇上说……”“行了!”溥杰喝了一声,顺手摸起一张照片递给二格格,说了声,“就是她了,劳大伙为我的事费心,还有事,先走了!”说完气哼哼地拂袖而去。
  溥杰预感到自己又要为完成一个政治使命而结婚了。本来嘛,溥杰与唐怡莹纠纠缠缠十多年了,谁多问过半句?而今在整个皇族都在为日本人挠头的节骨眼上人们竟然想到为他办婚事岂不蹊跷?再加上二姐刚才绵里藏针似的态度和她提到了“皇上”就知道这是溥仪的意思。
  溥杰果然没有猜错,确实是溥仪吩咐二格格去忙这件事的。原来,日本人为了更好地掌控伪满洲国的政权、进而控制整个中国、实现他们“大东亚共荣圈”的野心,一直想给溥仪配个日本妃子,以图让一个有一半日本血统的皇帝继承帝位。于是日本人害死溥仪的妃子谭玉玲,希望在溥仪无妃的空间乘虚而入,但溥仪先下手为强,着心腹人在东北农村弄了个“荣贵人”挡住了日本人野心的去路。但贪婪的日本人什么时候学会过死心?在了解到溥仪不能生育的实情后,决定转移目标,以溥杰为突破口,打算为他配一个日本妃子,然后顺利生子,再按照伪满洲国的规定将溥仪赶下台来,扶正溥杰。
  “溥杰君,你的婚事怎么样了?”吉冈一脸严肃地问溥杰,像是在审问罪犯,连个座都没让给溥杰。“我,我……”溥杰一时不知所措。原来尽管表面上神不知鬼不觉,但没有不透风的墙,二格格为溥杰挑选新娘、已经开始操办婚事的事还是被日本人知道了,一得到这个情报关东军大怒,便命吉冈摆平此事。
  “溥杰君,你应当明白,大日本皇军的意思是让你找一个日本女子完婚,巩固日满亲善,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你身为御弟,理应成为表率。本庄繁大将已经过问你的婚事,将亲自做媒为你找一个日本贵族血统的女子。万望三思而后行啊!否则溥杰君就要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心了……”说完这话吉冈哼哼冷笑了两声,眼角闪出阴险的寒光,这分明是对溥杰以死相胁。
  溥杰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便先含糊其辞地答应了他,然后开始制造娶日本人的障碍:让溥杰离婚。原来溥杰在他17岁时就曾与满洲贵族唐怡莹结婚,婚后两人一直不合,是有名无实的婚姻。虽然在分居的期间两人均提出过离婚但终因唐索要的赡养费太高而不能实现。
  全副武装的吉冈,带着几个日本士兵,气势汹汹地闯进了唐怡莹的家,用刺刀抵着逼她在事先准备好了的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名。至此,关于这场政略婚姻的男方工作已成功告一段落。
  接着吉冈又匆匆返回日本,由本庄繁大将和陆军大臣南次郎出面,在日本女子中为溥杰寻觅未来的“新娘”。这样的一个日本王妃必须符合以下几点标准:
  1.必须是日本的皇族中人。这样才能“门当户对”并保证伪满洲政权不会旁落他人之手。但如果真把一个皇家公主嫁给溥杰就要改变日本皇室的法典,于是便决定在华族中挑选,最好是那种与皇族有亲缘关系的人家。
  2.这个女人应该有对天皇的忠心,以便达到这场政略婚姻的预期目的。
  3.这个符合日本人条件的女人还必须能够保证被溥杰选中,符合溥杰的审美观,否则其它的条件就是白费。
  虽然摆明了是做一场政略婚姻的牺牲品,又要远嫁到伪满洲国,但为了争夺这个“影子政权”,叼紧中国这块大肥肉,名门望族都不惜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为了入选展开了激烈的明争暗斗,连日本地方诸侯以及关东军的大将,也曾想把自己的女儿作为候选人。
  但做事一板一眼的吉冈看来看去选中了嵯峨家族的小姐嵯峨浩。
  首先嵯峨家族属于日本恭亲华族,地位上是仅次于皇族的。还有嵯峨浩父亲的祖母南加是日本明治天皇的侄女,所以,嵯峨家与天皇显然有着不解的血缘关系。更令人高兴的是嵯峨浩不但相貌出众更像溥杰最崇拜的当红女明星草笛美子。于是,嵯峨浩成了第一候选人。
  “把嵯峨浩许配给满洲国皇帝的弟弟?!”这个消息令嵯峨一家惊诧不已。因为,之前嵯峨浩与毛利家的婚事正在酝酿,全家都沉浸在一种女儿即将成亲的喜悦中。但当肩扛大将军衔的本庄繁闯进了嵯峨家,一切气氛就都变了,他郑重地提起了溥杰的婚事:就是要让嵯峨浩同溥杰结婚。
  很显然,这样的一桩婚事已经无法阻挡,嵯峨浩的母亲与舅舅便私下找了溥杰的一些日本同学,探询溥杰这个人性格脾气究竟怎么样……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凑到家里一谈,大都说溥杰还不错,嵯峨家这才放了心。
  吉冈又开始进行下一步计划――让溥杰自行挑选。
  这个月内,溥杰已经是第二次看相片挑老婆了。经过在日本的多年学习、生活,溥杰对于日本文化、观念还是很推崇的,并且对素以美丽、善良、贤惠著称的日本妇女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好感。溥杰把一摞照片拿在手里,像打扑克牌的动作似的一张张地、一脸严肃地看着这些照片。看了几张,溥杰不禁把眉一锁,吉冈的心便一揪。看着看着,溥杰终于看到了嵯峨浩,她不但像自己喜欢的舞台上的当红女明星草笛美子,而且她的贵族小姐气质和素养一眼看上去真是连草笛美子都不能及的。溥杰尽管尽量抑制自己的惊喜心情,眼睛里还是闪了一星光辉。就是这一星光辉也被目光锐利的吉冈看在眼里,于是他心里便有了谱,姜黄平板的脸上挂上了一丝得意、诡秘的笑……
  
  ◆灵芝的初生:情感的开始◆
  
  在各方都经过激烈的政治较量之后,这场政略婚姻的男女主角敲定,大戏正式开场了!
  1937年1月18日,在嵯峨浩的外祖父的家里,溥杰和嵯峨浩进行了第一次的见面,即相亲。出席相亲仪式的有溥杰、本庄大将夫妇、吉冈、嵯峨浩的父母、外祖母、舅父母、浩本人,还有个介绍人。
  双方是第一次见面,没有什么了解,再加上双方都安排了这么强大的阵容,就更搞得两位主角矜持得没话讲了。好在吉冈倒是喋喋不休,一会儿是什么“日满亲善”,一会儿是什么“大东亚共荣圈”,全都说得有滋有味。溥杰不时侧过脸,让灯光照在眼镜上的高光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大大方方地看嵯峨,原来她比照片上还要美。嵯峨浩总是偷偷抬头看一下溥杰就赶紧把头深深地低下,接着脸上泛起一阵阵红霞般的春渍。
  1937年2月6日,伪满洲国驻日本大使馆发表了溥杰和嵯峨浩订婚的消息,3月6日正式举行了订婚仪式。那天一大群摄影记者包围了嵯峨浩,给她拍了各式各样的美丽的照片,预备登在当时的报章杂志上。面对着一大堆记者,溥杰发表了订婚讲话,大意是说爱新觉罗家和嵯峨家将永结友好,也讲了日满亲善的意思。
  订婚以后,为了增进彼此的了解和信任,溥杰和嵯峨浩的来往日益密切。溥杰会经常到嵯峨浩家坐坐。他们更多地谈论艺术方面的东西,往往一谈就是几个小时,甚至还通宵达旦!后来浩迷上了中国书法,整天就叫溥杰教她。
  溥杰越发觉得自己是被这个美丽、温柔、聪明、有才情的女人吸引住了,甚至不能自拔,但是他更要拔出来,因为这个女人越聪明越有才情也就意味着她越危险,溥杰很怕嵯峨浩是第二个川岛芳子。浩是按照关东军的意思去做,她的任务就是让溥杰喜欢她。本来这做得实在不情愿,但真实的相处让浩深深体味到溥杰的魅力,她也欲罢不能了,便开始真心实意地想让他喜欢了。但浩也是很担心的,她怕万一有一天关东军真的安排给她什么任务,那她就要在天皇和爱人中做痛苦的选择了。于是在一起的时光成了两个人最大的欢愉和隐伤。
  
  ◆幽壑难抑灵芝香◆
  
  溥杰和嵯峨浩的感情突飞猛进,决定于1937年4月3日在日本东京军人会馆正式完婚。此前,吉冈向溥杰宣布了一些关于婚姻的“不平等条款”:1.婚事全部支出由满洲国宫内府补贴;2.婚事不允许旁人插手,完全由日本关东军来筹办;3.参加这次婚礼的人数要限定在500人之内,参加的人选也要事先圈定。并且溥杰的朋友算上老师也不准超过7个人。这些让溥杰气愤不已,但他敢怒不敢言。
  婚礼在4月3日下午3点准时举行,由本庄大将夫妇主持。伪满洲国派宫内府大臣熙洽作为特使参加婚礼。日本皇族竹田宫恒德王和王妃也出席了婚礼。内阁总理、日本宫内省的松平宫相、贵族院议长、众议院议长也都来参加了。溥杰和浩的婚礼在当时是一件轰动的大事,因为人数的限制,溥杰的亲友只有有限的几个人,浩的朋友也只限5名,师长只限7名。看到这么多政治性的脸孔这么少亲友的面孔,这场婚礼的气氛立刻发生了变化,好像所有的这些热烈隆重都是为了政客们的胜利而庆功,不是为新人的结合而欢庆。日本政府还将婚礼的全部过程拍成了电影胶片,当即航空邮寄到伪满洲国“新京”,送呈溥仪“御览”。整个婚礼的过程中新人的脸上始终散发出火花般的笑容,因为无论如何他们都会为能与自己相宜的对象结合而兴奋不已,还管他什么日本、满洲国、政治、皇位呢?再深的幽壑也不能阻止灵芝的香气。
  
  ◆风雨曳灵芝◆
  
  “好了,你不就是被那个日本女人勾了魂吗?把我的皇帝给废了,你做!让你们那个不满不和的小杂种继承皇位,然后都交给日本人!”听着溥仪这样歇斯底里,溥杰什么话都没敢说。
  其实溥杰娶日本女人,溥仪迫于情势也答应的,但浩怀了孕回来他就受不了啦。因为一则溥仪本身憎恨日本人,他以为浩是像川岛芳子一样的日本特务。二则按照《帝位继承法》如果浩真的生下男孩的话,他就被迫退位,这不单是关系到个人利益的事,还是关系到伪满洲国基业的事。
  所以他对浩的态度非常差,每每吃饭时总是离得很远,从不吃浩动手做的饭菜。可怜的嵯峨浩一边要努力适应伪满寒冷的天气和三拜九叩的礼数,另一方面还要忍受溥仪的百般刁难。
  1938年2月26日,浩在“新京”市立医院生下了一个女儿。因为是个女儿所以溥仪的危险也就解除了,关东军的计划也就落空了。他们的第二个女儿在1940年3月出生。
  随后时局越来越紧张,眼看日本就要战败了。1945年8月18日凌晨1点,在一个位于长白山与鸭绿江之间靠近中朝边境的小山村大栗子沟,溥仪正式退位。溥仪、溥杰和皇后婉容、浩等准备分两批到日本避难,和浩分别时,溥杰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他觉得不两天就可见面,还偷偷地想象重逢后“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呢!8月22日,溥仪、溥杰乘坐飞机到达奉天机场时,苏联红军几乎同时到达,飞机一着陆,溥杰他们就被逮捕了。同时,浩和孩子也开始了一段颠沛流离、扣人心弦的流浪生活。这样的“小别”竟然一等就是16年……
  
  ◆沧海渡灵芝◆
  
  溥杰先后被关在伯力特别收容所和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社会主义改造,嵯峨浩则带着孩子在中国的东北地区经历了一段极其悲苦、颠沛的流浪生活后才辗转回到日本。在日本,嵯峨浩住在娘家,但很快中国大陆和日本关系开始敌对、外交断绝,所有的亲友都劝她与溥杰断绝关系、划清界限,但她始终忍辱负重地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依然把与溥杰的婚姻看作是自己最大的幸福与荣耀。虽然物质和精神的生活都极其艰苦,但与溥杰重逢的渺茫希望始终在支持着她承受巨大的压力,独自把孩子养大……
  我的中文虽然很拙劣,但请允许我用在日本学习的中文写这封信……我的父亲判决久无音讯,母亲和我们都很担心。我们不知给日夜思念的父亲写过多少次信,寄过多少次相片,但是从没有收到过一封回信,只好望洋兴叹。
  虽然人的思想各不相同,然而骨肉之情却是同样的。我想,如果周恩来总理有孩子,一定能够理解我们对父亲的思念。一定能够理解盼望与丈夫团聚,同时含辛茹苦地将我们抚育成人的母亲的心情。
  现在,中国与日本没有建立外交关系。但是,我们的家庭是由中国的父亲和日本的母亲组成的,我们全家都真心实意地期望中日友好。这一心愿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的。母亲盼望早日回到父亲的身边。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中日友好的桥梁,所以才这样拼命地学习中文。
  谢谢,拜托了。请将这封信连同照片转交给我的父亲……
  1954年的一天,管教所的孙所长叫溥杰到他的办公室去问了他关于妻儿的事,然后把这封信交给了他。这是他的大女儿写给周恩来的信,请求周帮助她与自己的父亲取得联系。看到这封信溥杰高兴得不得了,一时老泪纵横,情不能已。
  从此他们开始了书信联系。后来,溥杰出狱,在周恩来的关怀下,嵯峨浩夫人终于在1961年5月12日来到了中国并加入了中国的国籍,与溥杰相伴直至终老。
  
  《民国名人与日本妻妾》 王晓元编撰 作家出版社 2004.1 定价:25.00元

相关热词搜索:嵯峨 奇特 姻缘 溥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