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资料 > 美文阅读 > 正文
 

新闻专业主义与爱国主义的博弈_新闻专业主义

发布时间:2019-01-11 15:27:17 影响了:

  [摘 要]战争作为人类社会行为的一种特殊形态,产生了很多非常态的影响。战争是和平时期的一种断裂,战时的新闻与传播面临着与和平时期截然不同的社会环境和媒介生态环境,此时的新闻传播运作也呈现出特殊的形态。在此种形态中,传统的新闻专业主义与战时爱国主义情感的博弈异常激烈。文章从战争与新闻传播的多个维度,分析了战时新闻传播的性质,以及解决上述博弈的最佳途径。
  [关键词]战争;新闻专业主义;爱国主义;博弈;平衡
  [中图分类号]G2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2728(2006)05―0152―04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与演变过程中,战争一直居于重要的位置,战争中各种信息的收集、整理与传播也是引起人们足够重视的对象。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战争始于19世纪的克里米亚半岛,而新闻媒介作为新兴的发展力量,不可避免地热切关注并逐步融入到战争之中。传统的新闻专业主义要求新闻媒介以旁观者的姿态,以冷静、客观和公正的视角来呈现战争。但是任何新闻从业人员却始终无法摒弃人作为社会动物的社会属性,以及来自政府、商业的利益属性,在报道过程中爱国主义的情感往往会触犯新闻专业主义的从业理念。尤其是2l世纪进入新信息战时代,战时新闻与传播将以何种态势呈现与发展,引起人们更加广泛的关注。总体上说,笔者认为,战争作为人类社会行为的一种特殊形态,产生了很多非常态的影响,而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新闻的传播运作也呈现出特殊的形态。有鉴于在战争状态下传统的新闻专业主义与战时爱国主义情感之间所呈现的博弈关系异常激烈,因此,笔者不仅从战争与新闻传播的多个维度分析了战时新闻传播的性质,而且还提出了解决上述博弈的最佳途径。
  
  一、战争及其与新闻传播的关系
  
  1.战争及其在不同媒介环境中的表现。战争是一种人类的社会行为,表现为强烈的对抗与冲突。从政治的视角上看,它是政治的继续,是流血的政治,是政治的特殊手段的继续,是政治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为一定的政治目的而进行的武装斗争;就国际间的关系而言,它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矛盾激化的一种最高斗争形式。当然,与此同时,战争本质上也是一种重要的文化体系,也就是说,战争也是重要的社会活动,战争在媒介中的反映不单纯是一个事件或一个历史片段,它应该和社会意识形态广泛的联系与结合。美国学者丹尼尔?C?哈林和吉特林(T?Gitlin,1980)曾经通过大量的分析而将战争解释为大众文化的一种形式,认为战争不同于其他的政治事件,因为它极大地激发了文学想象,而且因为在战争时期,普通民众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这一历史舞台上的演员,而这在平时是不可能发生的[1]。
  历史上战争的分类方法众多,而其在媒介环境中的分类也各有特点。整体战争时期需要全民动员,国家和公众站在完全一致的立场上。因此,国家对新闻传播的控制并不严格,对战时新闻传播的影响较小。而局部战争时期国家和公众关系出现了较大分歧,媒介在此类战争中起到了很大作用,政府和军队也就趋向于加强对媒体的控制。
  2.战争与新闻传播的关系。“战争是一种人类交往的行为”[2](p135),而人类的交往是传播的基础,离开了人类交往,传播就没有其存在的可能性与必要性。准确地说,当今的局部战争中,媒介不仅仅作为见证者目睹了战争,更作为参与者融入了战争并在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
  在战争的酝酿、爆发与进行的过程中,一方面,由于战争的或然性和概然性需要用可靠的消息来消除,战争的暴烈性以及与之有关的仇恨和敌忾心理和情感需要通过新闻媒介去激发和强化,所以战争成为当事国及其他国家新闻报道的主要题材和内容,填充了传媒空间;另一方面,其中一些国家的新闻媒介又成为推进战争的舆论力量。传媒制造舆论,为战争(或反战)的合法性提供背景支持,提高己方士气、挫伤敌方斗志,为取得战争胜利奠定基础。并且由于军方通讯设备是必不可少的现代传播工具,传播技术往往在军事上和战争中首先得到运用。
  可以说,战争与新闻传播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刻和社会生态环境下,互相为对方提供生存之所需要的兴奋点,并以双向服务的方式互惠互利。在满足对方的同时终归共同满足人类社会的大需求――新闻传媒需要介入战争是因为战争符合“异常性”、“冲突性”和“重大性”等新闻价值的评判标准,能足够吸引受众眼球而满足人们对新闻的需求;同时,战争需要新闻媒体的介入,因为需要以它为手段推动战争并使之成为战争的另一种无形的武器。
  
  二、新闻专业主义与爱国主义的具体特点与表征
  
  新闻传媒与战争的关系是极其密切的,战时新闻与传播作为两者的交集成为了关注的焦点――因为它不是简单的相交或重叠,而是具有复杂的联系与内在的冲突。
  1.新闻专业主义及其在战争中的理想状态。战时新闻与传播应当具有新闻与传播所具有的普遍规律与特点,新闻专业主义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新闻专业主义是美国政党报纸解体之后在新闻同行中发展起来的“公共服务”的一种信念[3]。
  新闻专业主义的核心特征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第一,传媒具有社会公器的职能,新闻工作的目标是服务于全体人民;第二,新闻从业者应该是社会的观察者、事实的报道者,而不是某一利益集团的参与者或鼓动者[3];第三,新闻从业者是资讯流通的“把关人”,评判准则是新闻价值的中立标准,而不是个人的好恶或利益集团的固有偏见;第四,新闻真实和新闻自由等应得到保障,新闻从业者除了接受专业社区的法律之外,不接受任何权力或权威控制。
  在理想状态中,战争不应当被看作是媒体运作的一个特殊案例,更应当被看作是和平时期所发生的事情的一种强化和反映的显微镜――虽然会以比较夸张的形式反映出来[3](p15)。战争中新闻从业者仍应恪守新闻专业主义理念,仍应当保持新闻的真实性,公正客观地反映战争事实的原貌,在细节和整体上都必须达到真实;在战争中也要保持“知情权”,自由的采访、自由的获取信息并将之表达;不屈服于政府或者军方的强制势力,独立运作新闻传播。
  2.爱国主义及其在战争中的体现。一般来说,爱国主义是指一国国民对本国的文化和历史的一种自我肯定和钟爱,是一国国民对自己祖国存在价值的肯定和推崇。爱国主义并不是一种本能,它的产生是基于人们在集体协同中对自己祖国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将自己的现实存在与祖国命运相联系,将国家兴亡与自己的穷达统一起来。在国家的对外战争中,爱国主义常常被用来整合国民意见,凝聚国民精神,团结国民力量,在最大限度上激励士气、鼓舞人心,以求取战争的最后胜利。
  不同于一战、二战等整体战争时代的全民总动 员时期,在当代局部战争中,由于多种原因的存在,政府和公众的关系常常会出现不一致性。作为重要的社会传播工具,新闻媒体在战争报道中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对实现国民意志的统一有巨大作用。
  对于新闻从业者而言,当一国卷入战争之时,几乎没有谁会希望自己的国家战败或灭亡,新闻从业者此时势必会力求让自己的报道对自己的国家和军队有利,至少不被敌军所利用。
  对于受众而言,战争中的新闻媒介不仅可以充分地调动国民的爱国主义热情,在国家冲突这一场宏大叙事中表现出亢奋的精神和惊人的整体凝聚力。同时还可以将爱国主义情感内化成为对家庭这一社会基本组成单位的关切和对个体英雄自身的崇拜,从而避免使爱国主义陷入“假大空”的流员,国家和公众站在完全一致的立场上。因此,国家对新闻传播的控制并不严格,对战时新闻传播的影响较小。而局部战争时期国家和公众关系出现了较大分歧,媒介在此类战争中起到了很大作用,政府和军队也就趋向于加强对媒体的控制。
  2.战争与新闻传播的关系。“战争是一种人类交往的行为”[2](p135),而人类的交往是传播的基础,离开了人类交往,传播就没有其存在的可能性与必要性。准确地说,当今的局部战争中,媒介不仅仅作为见证者目睹了战争,更作为参与者融入了战争并在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
  在战争的酝酿、爆发与进行的过程中,一方面,由于战争的或然性和概然性需要用可靠的消息来消除,战争的暴烈性以及与之有关的仇恨和敌忾心理和情感需要通过新闻媒介去激发和强化,所以战争成为当事国及其他国家新闻报道的主要题材和内容,填充了传媒空间;另一方面,其中一些国家的新闻媒介又成为推进战争的舆论力量。传媒制造舆论,为战争(或反战)的合法性提供背景支持,提高己方士气、挫伤敌方斗志,为取得战争胜利奠定基础。并且由于军方通讯设备是必不可少的现代传播工具,传播技术往往在军事上和战争中首先得到运用。
  可以说,战争与新闻传播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刻和社会生态环境下,互相为对方提供生存之所需要的兴奋点,并以双向服务的方式互惠互利。在满足对方的同时终归共同满足人类社会的大需求――新闻传媒需要介入战争是因为战争符合“异常性”、“冲突性”和“重大性”等新闻价值的评判标准,能足够吸引受众眼球而满足人们对新闻的需求;同时,战争需要新闻媒体的介入,因为需要以它为手段推动战争并使之成为战争的另一种无形的武器。
  
  二、新闻专业主义与爱国主义的具体特点与表征
  
  新闻传媒与战争的关系是极其密切的,战时新闻与传播作为两者的交集成为了关注的焦点――因为它不是简单的相交或重叠,而是具有复杂的联系与内在的冲突。
  1.新闻专业主义及其在战争中的理想状态。战时新闻与传播应当具有新闻与传播所具有的普遍规律与特点,新闻专业主义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新闻专业主义是美国政党报纸解体之后在新闻同行中发展起来的“公共服务”的一种信念[3]。
  新闻专业主义的核心特征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第一,传媒具有社会公器的职能,新闻工作的目标是服务于全体人民;第二,新闻从业者应该是社会的观察者、事实的报道者,而不是某一利益集团的参与者或鼓动者[3];第三,新闻从业者是资讯流通的“把关人”,评判准则是新闻价值的中立标准,而不是个人的好恶或利益集团的固有偏见;第四,新闻真实和新闻自由等应得到保障,新闻从业者除了接受专业社区的法律之外,不接受任何权力或权威控制。
  在理想状态中,战争不应当被看作是媒体运作的一个特殊案例,更应当被看作是和平时期所发生的事情的一种强化和反映的显微镜――虽然会以比较夸张的形式反映出来[4](p15)。战争中新闻从业者仍应恪守新闻专业主义理念,仍应当保持新闻的真实性,公正客观地反映战争事实的原貌,在细节和整体上都必须达到真实;在战争中也要保持“知情权”,自由的采访、自由的获取信息并将之表达;不屈服于政府或者军方的强制势力,独立运作新闻传播。
  2.爱国主义及其在战争中的体现。一般来说,爱国主义是指一国国民对本国的文化和历史的一种自我肯定和钟爱,是一国国民对自己祖国存在价值的肯定和推崇。爱国主义并不是一种本能,它的产生是基于人们在集体协同中对自己祖国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将自己的现实存在与祖国命运相联系,将国家兴亡与自己的穷达统一起来。在国家的对外战争中,爱国主义常常被用来整合国民意见,凝聚国民精神,团结国民力量,在最大限度上激励士气、鼓舞人心,以求取战争的最后胜利。
  不同于一战、二战等整体战争时代的全民总动员时期,在当代局部战争中,由于多种原因的存在,政府和公众的关系常常会出现不一致性。作为重要的社会传播工具,新闻媒体在战争报道中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对实现国民意志的统一有巨大作用。
  对于新闻从业者而言,当一国卷入战争之时,几乎没有谁会希望自己的国家战败或灭亡,新闻从业者此时势必会力求让自己的报道对自己的国家和军队有利,至少不被敌军所利用。
  对于受众而言,战争中的新闻媒介不仅可以充分地调动国民的爱国主义热情,在国家冲突这一场宏大叙事中表现出亢奋的精神和惊人的整体凝聚力。同时还可以将爱国主义情感内化成为对家庭这一社会基本组成单位的关切和对个体英雄自身的崇拜,从而避免使爱国主义陷入“假大空”的流进行软性调控。例如美国国家广播电视网NBC的后台老板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是美国首要的军事工业承包商,NBC在战争报道中自然要考虑到自身的立场、维护自身的利益。除去经济关联,媒体也必须考虑社会影响的因素。在战争期间,爱国主义和媒体与国家间的利益动机成了战争期间国家媒体管理的“润滑剂”[4](p123))。
  就作为个体的新闻从业人员来说,记者根本不可能做到超然物外。记者的主观性――价值、成见、解释、新闻判断――总会进入新闻的报道制作之中[10](p101))。在战争时期的爱国主义影响下的新闻从业人员尤其如此。
  2.“平衡”是这场博弈的最佳状态。资深战地记者罗伯特?威纳在伊拉克战争中说:“战时根本没有什么客观性,有的只是平衡。”[11])新闻专业主义和爱国主义在战争时期激烈博弈,纯粹的新闻专业主义无法实现,只能在博弈中求取相对平衡的状态。
  所谓“平衡”是指将各方的观点、不同的声音不加删节地如实、平衡报道出来,它主要应包括:第一,交战双方派遣记者的数量应大致保持平衡,避免造成压倒性报道情况的出现。第二,媒体采访交战双方的电视台播出的时间应大致保持平衡。而不应出现在伊拉克战前美国各大电视网已经变成 官方观点的麦克风、战中媒体也只报道对美军有利的新闻的情况。第三,媒体对交战双方进行采访时信源应大致保持平衡。无论媒体或新闻从业者本身的立场如何,首先应该保证受众有平衡的获知双方意见的权利。第四,媒体在进行报道时选题应大致保持平衡。新闻界所反映的战争的形象在某种程度上被高度净化了。换言之,西方社会电视观众很可能接触不到战争最真实(也是最残酷)的一面[12])。此外,在对战争进行报道时,在涉及新闻道德的报道时应当格外审慎。类似于“巡航导弹如何精确打击目标而没有伤及无辜平民”、将被炸毁的牛奶厂报道成是化学药品厂等等,这已经不仅违背了新闻的真实性,而且严重背离了新闻道德的原则。虽然真实状态和客观性是相对而言的,战时新闻报道难以避免带有某些倾向性。但是,道德的界限和法则是人类共同遵守的,是不应当受到任何违背和挑战的。这是爱国主义无论怎样和新闻专业主义相博弈,无论任何藉爱国主义之名进行的宣传报道,都不能违背的最底线。
  
  五、结 语
  
  在战争这一特殊的社会行为形态之下,对新闻传播进行合理的调控,使之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激励民族精神的作用,是战争中意识形态领域最为精妙、最有意义的使命之一[13](p1))。但这决不意味着战争可以成为使新闻倒退的借口,更不意味着在战争中可以完全将新闻专业主义原则弃而不顾。作为在现实状态中的新闻从业者在进行战时新闻与传播时,以新闻专业主义的最高原则为基本出发点和底线;在新闻专业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博弈中,求取合作状态下的均衡和“平衡”,才是最佳状态和途径。只有这样,才能既遵守了新闻专业主义的最高精神又对国家利益、民族利益进行全面关照。
  [参考文献]
  [1][荚]fi?r,尔?C?哈林.“媒介与战争”研究评析[J].现代传播,2000,(2).
  [2)[德]克劳塞维茨.战争论:第1卷[M].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8.
  [3]陆晔,潘忠党.成名的想象: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新闻从业者的专业主义话语建构[J).新闻学研究,2002,(71).
  [4][英]苏珊?L?卡拉瑟斯.西方传媒与战争[M].张毓强,等,译.北京:新华出版社,2002.
  [5][美]马丁?李,诺曼?苏罗蒙.不可靠的新闻来源――透视新闻真相[M].杨月荪,译.台北:正中书局,1999.
  [6]李希光.畸变的媒体[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3.
  [7]刘继南.大众传播与国际关系[M].北京: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1999.
  [8][美]李普曼.公众舆论[M].阎克文,江红,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
  [9]董岩,杨楠.战争与传媒,谁塑造了谁[J).国际新闻界,2004,(1).
  [10][美]埃弗利特?E?丹尼斯,约翰?C?梅里尔.媒介论争――19个重大问题的正反方辩论[M].王纬,等,译.北京: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2004.
  [11]安插和埋葬只有一线之隔[N].参考消息,2003―04―02.
  [12]顾蔚.如何报战事美欧无冕之王众说纷纭
  [N].中国新闻社,2003-03-25.
  [13]展江.战时新闻传播绪论[M].北京:经济管理出版社,1999.
  [责任编辑:戴庆碹]

相关热词搜索:爱国主义 博弈 主义 专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