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资料 > 历史地理 > 正文
 

毕生追求 从父辈家训到毕生追求

发布时间:2019-01-10 15:32:46 影响了:

  四月的纽约还是春寒料峭,乍暖还寒,旧金山却早已姹紫嫣红,春光明媚了。   旧金山以南40公里的硅谷,是美国著名的高新科技中心,那里工作和生活着两万多名华人工程师和科学家,创设着400多家华人经营的企业。国际科技大学(ITU)就座落在硅谷的心脏地区。
  我乘飞机从纽约来到旧金山,再由旧金山辗转来到硅谷的国际科技大学已是傍晚时分了。这一天正好是星期六。学校里的师生早已欢度周末去了,但是陈树柏校长和他的儿子――行政副总裁陈耀军却仍在孜孜不倦地工作。见面以后,陈校长首先带我参观学校的教学环境和教学设施。首先引起我兴趣的是走廊上和客厅里悬挂着的名人照片和中国字画,这些名人照片包括邓小平和胡耀邦接见陈树柏时的合照,美国前总乔治布什对陈树柏的接见;还有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派瑞,氢弹之父泰勒,诺贝尔奖得主朱棣文、李远哲,国会议员汤姆?坎贝尔,旧金山前市长布朗,韩国前教育部长李海单,北京市前副市长刘海燕以及当年驻旧金山总领事王云翔等人到学校参观演讲时的照片。至于那些水准颇高的中国书画,均出自陈校长本人之手,由此可见陈树柏先生不仅是一位享誉国际的网络系统与计算机科学专家,一位杰出的教育家,而且也是一位造诣高深的艺术家。
  在美国办大学是一桩艰难而充满挑战的事情。陈树柏说他之所以破釜沉舟创办国际科技大学,是听从父亲――原国民党第八集团军司令、广东省长陈济棠将军“兴学育才,造福社会”的家训所致。为了实现父辈的家训,他辞去了年薪11万美元的圣塔克拉大学电机系主任之职,变卖了大部分家产,义卖了包括著名画家欧豪年、李奇茂等人的绘画作品,当然他的办学举措也得到了包括他的学生、亲属和社会热心人士的支持赞助。弟弟陈树杰为其办学捐出了50万美元,深圳奥晶电子公司董事长周伟钧捐资为学生建立了奖学金。陈树柏问周伟钧:“你与我素昧平生,为什么要支持我办学呢?周说:“邓小平、胡耀邦都信得过你,我还有什么不能相信呢?”还有他的学生谢其嘉,王泾野、藏大化等人都慷慨解囊支持老师办学,硅谷科技界名人何武烈的遗孀捐赠20部高性能电脑和一大批教学设备,著名物理学家陈惠开捐赠了一批图书,还有刚从大学毕业的女学生 也到学校义务工作。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国际科技大学在各方人士的鼎力支持下终于在十年前开办了,诚如陈树柏先生所说,国际科技大学是华人之光,她凝聚着华人的智慧和力量。
  学校开办之始最困难的是经费和生源。由于经费不足,陈树柏把自己的20万美元退休金用于支持20名研究生的学习费用,而他和他的儿子陈耀军则只领取一美元象征性的年薪。为了节省办学开支,陈树柏早上当校工打钟,白天当校长和教授,傍晚当清洁工,晚上又当校工关大门。所以陈树柏对人戏说,自己是一个文化乞丐,虽然不是武训,但有武训精神。学校开办的时候虽然只有三个学生,但是陈树柏坚持不懈,十年磨一剑,现在学校已发展到一有150多个学生了,其中华人占80%,是一所规模小、质量高的国际性科技大学。
  当谈及国际科技大学的高质量时,陈树柏校长说,他们始终坚持“有教无类,唯才是用”的教育原则,父亲从小教育他“立好志,读好书,行好事,做好人”,故学校十分重视学生素质的培养,其中包括礼仪行为的规范以及体育、演讲、技艺、声学等的全面培训,以此净化人的心灵,提高学生的情操。为了保证教学质量,学校所聘请的老师,必须具备博士学位,并有5年以上的教学经验;同时,学校在课程设置上充分体现了基础理论与实际应用并重的原则,此外还根据社会的要求设计出最新、最热、最符合人才市场需求的新课程。由于这样,ITU的学生毕业后一直保持着100%的就业率。
  回顾创办国际科技大学的历程时,陈树柏另有一番鲜为人知的故事,走过了一条曲折坎坷的道路。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之初,陈树柏回到了阔别30年的故国讲学,并对全国20多所大学进行了考察。1982年当邓小平第二次接见他时,他向邓小平递交了一份报告,提出中国要实现四化,教育是基础,高科技人才的培养是赶上西方先进国家的首要前提。陈树柏还建议在深圳建立一所高科技大学,将那里开发成中国的硅谷。邓小平对此提议极有兴趣,表示一定认真考虑。1984年,当时的总书记胡耀邦,在北戴河接见了陈树柏夫妇,深圳市长梁湘也在深圳接见了他,两位领导对陈树柏的办学提议都表示积极支持。经过一系列会谈后,提案终于立项,在原来申请1500万美元的基础上,胡耀邦还专门加批了500万美元。1984年8月16日,在深圳香江酒楼举行创办中国实验大学协议书签字仪式,深圳市长梁湘、广东省副省长王屏山以及陈树柏分别在协议书上签字。签字后陈树柏激动地说:“今天是我一生中最高兴的日子,十年来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谁料平地起风波,由于89年那场风波,人事变迁,中国实验大学眼看就要成功之时又夭折了!陈树柏心情虽然沉重,但他没有气馁,他回到美国又重整旗鼓,继续筹建国际科技大学。
  说到在美国办学的体会时,陈树柏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我有时也在想,究竟是什么让我这个军人之家出来的孩子,在当了军人之后,还是改变职业成为一介书生,并且一生献身于教育事业?答案就是国际科技大学大门前的一句话‘Knowledge is Power’(中文为知识就是力量)!这就是我几十年的心得体会,也是每一个人可以上进、有创造力、有贡献于社会的基础。知识就是力量,书读得越多,体会越深刻,我很开心我这辈子可以如此度过一生。对自己清贫的生活,我很坦然。和我的一些弟弟妹妹相比,我把可以做生意或投资的储蓄都拿去办学校,也许是一件很愚蠢、很失败的举措,但我觉得这样做可以让我感到十分地满足。”
  今年陈树柏先生已经年届80岁了,今年也是他从事教育工作的第53个春秋,,同时也是他创办国际技术大学的第13年头。由于他在科学和教育上的杰出成就,因而也赢得了一连串的荣誉和奖赏:
  1979年荣获美国总统特别科学奖。
  1991年被新华社评选为年度十大海外华裔新闻人物。
  1994年荣获美国航空航天协会颁发杰出工程师奖。
  1996年荣获美华协会颁赠杰出教育先驱奖。
  1999年荣获旧金山市长颁发杰出教育成就奖。
  同年获得美国中华总会馆颁发杰出华人成就奖。
  香港、台湾和中国大陆的多所大学聘请他为名誉教授。陈树柏的名字也被载入《世界名人录》,《美国名人录》和《美国科学家名人录》的史册上。
  既将结束访问的时候,陈树柏先生将一本签上了自己名字的《陈济棠传》送给我,并且意味深长地说:“在我的兄弟姐妹中,出了六个博士,我自己也沉迷于教育事业,完全是受到父亲‘教育救国’和‘知识就是力量’的影响。”我问陈树柏先生,未来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毫不犹豫地说:“我希望若干年后,国际科技大学能跻身于美国名校之林,并且能够在父亲的故土上办分校,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科技大学!”

相关热词搜索:家训 父辈 毕生 追求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