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资料 > 考试资料 > 正文
 

[我是如何被排挤出党的领导层的?] 党的最高领导机关

发布时间:2019-02-11 15:24:06 影响了:

     列夫?托洛茨基(1879-1940),苏联时期著名政治家,列宁最亲密的战友,红军的缔造者,第三国际领导人,联共(布)党内反对派,所谓“托派分子”首领。   他的思想影响巨大,他在著作《不断革命》中写道“社会主义革命在一国范围内完成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有当新社会在我们整个星球上获得最后胜利之后,社会主义革命才会完成。”与之对立的是斯大林的“一国实行社会主义论”。
  由于和斯大林政见不合,托洛茨基受到迫害,被苏共宣布为叛徒、卖国贼,最终亡命天涯:1927年被开除出党,1929年被驱逐出国,1932年被剥夺苏联国籍,1940年被暗杀于墨西哥城。
  
  对布尔什维克党来说,1923年是紧张、无声的溃败接连发生的头一年。列宁在与病魔抗争,“三驾马车”(斯大林、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却在同党较量着。
  第12次代表大会将在1923年初召开,但已经不能指望列宁参加大会了。那么,政治报告由谁来作?在政治局会议上,斯大林说:“当然是托洛茨基同志喽。”他的意见得到加里宁、李可夫的支持,加米涅夫则是勉强同意了。但我反对说,如果我们中任何一个试图以个人身份替代患病的列宁,都将对党不利。这一次我们就撇开开场白式的政治报告,直奔拟定的各个重要问题。何况,我补充说,在经济问题上,我们的意见并不统一。“有什么不统一吗?”斯大林反问道。加里宁也说:“政治局通过的决议几乎都是以你的提案为蓝本的。”当时,季诺维也夫正在高加索休假,答案并未确定下来,但我同意做一个工业问题的报告。
  列宁正在发动一场针对斯大林的风暴,斯大林知道这一点,所以就想方设法地要讨好我。他一再强调,应由托洛茨基来作政治报告。因为他是仅次于列宁、最有威望的中央委员,并说这是全党人的共识。但我宁愿看到他公开地反对我,也不愿看到他这种动机明显的伪善。
  不久,从高加索回来的季诺维也夫不断背着我召集小范围的宗派会议,还要求由他来作政治报告。加米涅夫则问那些已脱党10到15年的“老布尔什维克”:“难道托洛茨基有资格来领导党和国家吗?”季诺维也夫更发挥他的特长,翻出那些陈芝麻烂谷子,重提我和列宁曾经的分歧。这时,病情急剧恶化的列宁已经对他们构不成威胁了。所以“三驾马车”敲定政治报告由季诺维也夫来做。幕后工作做足后,他们便在政治局提出了这个问题。正如“三驾马车”没有形成自己独立的政策一样,这一切也完全是临时安排的,看不出有什么不一致来。由于列宁不能恢复工作已成定局,“三驾马车”立刻就对我的已经通过的工业问题的议案挑起了毛病。就在大会召开前的最后一刻,加米涅夫在我的议案中加进了一些除了挑衅――以便幕后指控我的“低估农民”提供依据――别无用途的有关农民问题的条款。他们这完全是在制造事端,以达到把我排挤出党的领导层的目的。
  2月里首次出现了我忽视农民问题的诽谤。
  1923年10月的那个星期天,在打猎时,我感冒并发起烧来。由于医生的吩咐,我只能躺在床上过完秋季剩下来的日子和整个冬天。
  趁列宁和我相继病倒,追随者借机扩展着阴谋。开始时,他们干得很谨慎,即使最没有耐性的季诺维也夫也不敢让他的诽谤赤裸裸地上台。1923年12月15日,在彼得格勒的党代会上,他说:“托洛茨基同志的威信和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但这并不能使他的错误也成为正确。党也曾十分尖锐地批评过我的错误……”如此等等。
  另外,还要一门专门针对名誉主席团的小学问。把列宁和托洛茨基选为会议名誉主席团成员,这已成为十月革命以来的惯例。在人民的日常谈话、诗歌、文章乃至民间小调中,这两个名字都是作为一个整体出现的。为了以后能制造出这两个人在政治上对立的骗局,现在必须把这个整体拆散。于是,政治局委员都成了主席团成员,然后又按字母顺序排列名单,后来又改为按地位高低来排列,从而季诺维也夫坐上了头一把交椅。彼得格勒第一次这么做了。又过一段时间,托洛茨基的名字不再出现在名誉主席团的名单中。对人们的抗议,会议主席的解释是疏忽所致。意料之中的,报纸不发一言。接着,斯大林又坐上了第一把交椅。名誉主席团名单的排列次序决定了人的升或黜。
  “那些日子阴云密布。”我妻子在札记中写道,“拖着病体的列?托在孤军奋战,对手是其他所有的政治局成员。”
  后来由于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斯大林闹翻,这个真正的阴谋就被他们自己抖露出来。除我之外的其他政治局成员,再加上现在的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主席古比雪夫,组成了一个7人的秘密政治局。他们互相约定保守秘密,事先决定好一切问题,联手共同找机会攻击我。他们还在地方上建立了这样的有严格纪律的秘密组织,以专门的密码保持联络。在列宁生病这段“空位期”,他们还只是暗地里搞这些工作。也因此,谁能猜中他们的意图,谁就会平步青云。这样就促成了一股追名逐利的热潮,也就是后来所谓的“反托洛茨基主义”。于是,不一定有才能,但一定善于见风使舵的人不断地被选拔出来。
  
  《托洛茨基自传》 [苏] 托洛茨基著 胡萍译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3.10 定价:38.80元

相关热词搜索:我是 领导层 挤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