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招聘 > 正文
 

肥水流

发布时间:2019-01-24 11:09:14 影响了:

  很早就知道,合肥的“肥”,源于淝水的“淝”。
  “淝”之取义,按《尔雅·释水》解释:“归异出同流肥。”这段文字的句读是:“归,异出同流,肥。”
  换成今天的大白话,“肥”的意思,就是指“二水合流”。
  合肥地名的由来,历来有多种说法,但多与肥水有关。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写道:“夏水暴涨,施合于肥,故曰合肥。”这里的“施”是指“施水”,即今天的南淝河;“肥”是指“肥水”,即今天的东淝河。“施肥”二水在夏雨暴涨的季节,在这里汇合,这就是合肥这座城市的由来。

 一


  前往南淝河源头做田野考察,时令是在深秋。
  天气晴好,秋阳灿烂,天地一派金黄,满目是斑斓的秋色。我们的车子一路颠簸,穿行在岗冲相间的江淮分水岭上。当日15时45分,抵达肥西县岗北村的南淝河源头。收割完庄稼的土地,在目力所及的前方起伏跌宕,看不见尽头。夕阳照在新立不久的源头纪念碑上,为这片寂静的土地,涂抹上一层童话般的金色。
  树木上的每一片叶子,都发出奇异的光彩。
  岗北村原属肥西县高刘镇,现在由合肥市经济开发区托管,这意味着岗北村从此进入合肥经开发区的产业版图。深秋的长风携带着巨大的凉意,从高达5.7米的“南淝河源头”碑一掠而过,光线从这时起开始柔和。碑座下方的《南淝河源头碑记》为肥西县方志办主任马骐所撰写,起首一句“肥水之名,出《山海经》。肥水之源,古人多说出将军岭,一西北流入淮,一东南流入江”,文气清朗,文字简洁。马骐是我的学生,毕业于淮北师范大学中文系,多年来致力于地方史志的考证和研究,曾多次亲往上游河源区域,实地考察肥水源头。
  南淝河古称施水,早在东汉桑钦《水经》和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中有记述。说到《水经》,一般人感到陌生,其实郦道元的《水经注》,就是为它作注。在中国典籍中,“经”的学术地位,远比“注”要高。南淝河支流众多,水系发达,其正源究竟在哪里?历史上有鸡鸣山说、兰家山说、紫蓬山说、小蜀山说、将军岭说和乱流说、长岗说和长丰多源说八种之多。前“六说”为古书所记载,后“两说”为现代勘察所记录。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2009年8月,合肥市组织专家成立探源小组,曾分三次进入南淝河上游河源区域,对董铺水库上游段河流、四里河、板桥河三条河流及其各支流的长度、流量、流域面积、河源地势进行综合考察,通过分析、比较,最终得出结论:南淝河正源为董铺水库上游河道北源右支,其最初形成地表水流的源头部分,在肥西县高刘镇岗北村“何老家”西北侧的红石桥。
  而这,也正是我此次考察的重点。
  站在岗北村的地头往西看,一公里不到的地方,就是著名的江淮分水岭。岭之北的水流入淮河,岭之南的水注入长江,由此分出两大流域。名为“何老家”的小村庄,已经完全沐浴在夕阳余晖之中了,而西北侧的红石桥,在霞光的映照下也愈加明耀。这是合寿古驿道上,一座具有500年历史的古桥,以红石砌筑,旧时曾行人如织、车马喧嚣。秋天正在远去,冬天即将来临,河源的湿地上蒲苇衰白,有鹭鸟盘转其上,扇动起蜻蜓般红翼。南淝河的源头细水长流,源源不断,绵延70余公里进入合肥城厢,纳万家灯火于心。江淮间以“淝”为名的河流,一共有四条:东淝河、西淝河、南淝河、北淝河。西淝河介于颍河与芡河之间,发源于河南太康县马厂集,流经安徽亳州、太和、利辛、涡阳、颍上、凤台六县,至凤台峡山口入淮;北淝河位于涡河以北,澥河以南,源出河南商丘北部,流经安徽的亳县、涡阳、蒙城、怀远、五河等县境,于沫河口注入淮。历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发生在东淝水的双峰山一带,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例。


  肥西县方志办主任马骐,在他的史地考证文章《肥水发源及合肥得名辩考》中,认为无论是根据科学测绘还是根据历史资料,郦道元“夏水暴长,施合于肥”的说法均无可能,因为“施肥”二水之间,隔着一道江淮分水岭,即古人所说的“龙干”。
  考证非我所长,历史上的纷纭杂说,我也无法分辨。我所关注的是河流的汇聚,如何使合肥早在春秋时期,就发展为长江与淮河两大流域之间的水运节点。那时的淝水,水域宽阔、水源丰沛,是中原通往江淮和江南的一条重要通道,1958年在安徽省寿县城东丘家花园出土的“鄂君启节”,是最好的佐证。“鄂君启节”是战国时期一种商业运输通行证,虽然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商业开始繁荣,商人开始活跃,但大宗交易还是由贵族阶层来完成。他们享有各种特权,转运货物可免关榷津税,“鄂君启节”就是楚怀王颁发给贵族鄂君启的商业凭证。“鄂”即今天的湖北省鄂州市,“启”是鄂君的名字。据节铭记载,颁发此节的时间,是在楚国“大司马邵阳败晋师于襄陵之岁”,为公元前323年。出土的节为青铜制作,作剖开的竹节形,分为“车节”和“舟节”两种,正面阴刻栏文九行,每行均有精美的错金铭文,记载着楚怀王颁发“鄂君启节”的过程,并详细规定了鄂君启水路、陆路交通运输的路线、运载额、运输种类和需要缴纳的税金。“启”由鄂地出发,陆路的运输路线经今天的湖北、湖南、江西、河南、安徽等地;水路的范围涉及今天的汉水、长江、湘江、资水、沅水、澧水等水域,贸易区域十分广泛。
  我第一次在安徽省博物馆见到传说中的“鄂君启节”,即被它精美繁复的错金工艺所震撼。
  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称合肥“受南北潮,皮革、鲍、木输会也”。这也是历史典籍中,第一次出现作为地名的合肥。清嘉庆年间,兵部侍郎、安徽巡撫阿林保为《合肥县志》作序,称“太史公叙天下地势,于江淮之间独举合肥。今千年间,山水变迁,昔太史公所云‘受南北潮’者已不复见;独其居江淮间,殷盛阔大,包举湖山,卓为巨邑,则今犹古也”。这一时期的合肥社会稳定、经济繁荣,成为皮革、鲍鱼、木材的输出转运地,也是全国著名的十八大商贸都会之一。《史记·货殖列传》中记载的十八个商业大都会,东南地区仅有寿春(今寿县)、吴(今苏州)、番禺(今广州)和合肥四座城市,而合肥与寿春,均在肥水之滨。

相关热词搜索:水流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