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演讲稿 > 正文
 

大汉雄风_南越兴亡:大汉雄风一个侧面

发布时间:2019-03-15 15:31:31 影响了:

     任嚣遗命,南越立国      广州古名番禺,秦汉时期,是一个偏得不能再偏的蛮荒之地。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起义,天下大乱。远在南海之滨的番禺仍是一片太平景象,似乎对中原大乱毫无知觉。城中有一人,已病入膏肓,却在“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嗅出某种气息。这天,他挣扎着坐起,令人火速把龙川令赵佗招来。
  此人就是南海郡郡尉(尉是镇守地方的武官)任嚣。赵佗一到,急入内室。任嚣令他坐在身边,缓缓地说:“当今朝廷昏庸无道。陈胜、吴广发难,天下大乱,项羽、刘季(刘邦)逐鹿中原。南海郡北有南岭天险,南靠大海,又多有从中原来的博学高才之士,防守得当,可以立国。我现在病成这个样子,没办法实施这项计划了。今天把你招来,是想让你成就这番事业。”
  赵佗见上司委托自己如此重大使命,感动得连连点头。任嚣见此,从袖中掏出一封帛书,竟是朝廷的诏书,命赵佗继任南海郡尉。史书记载,这份诏书是任嚣伪造的;可是,值此乱世,谁能辨其真伪呢?
  任嚣死后,赵佗果然遵其所言,一面派兵把守关隘,阻断通往岭南的一切交通,一面罗织罪名,将朝廷任命的南海郡地方官尽皆清除,然后把自己的亲信安插进各级衙门。赵佗在所属地区,利用从中原带来的耕作技术,发展农业生产。在中原战乱不止时,岭南却兴盛起来。不久,秦王朝灭亡。赵佗见时机成熟,发兵吞并桂林郡、象郡,以番禺为都城,建立南越国,自立为南越武王。
  中原渐趋平定后。有人向高祖刘邦提议,发兵南下,击灭南越国,一统天下。高祖认为天下初定,兵乏民困,南越偏居一隅,尚无大患,宜抚不宜剿。公元前196年,汉高祖遣大臣陆贾为特使,南下番禺宣诏,册封赵佗为南越王,令其镇守南方,不得为害。
  
  赵佗称帝,南疆危机
  
  刘邦去世,吕后代行天子令。有大臣见南越日渐强大,对中原统治形成压力,上书请求禁止与南越进行铁器贸易,而铁是制造农具特别是武器的主要原材料。赵佗闻听,大怒。他看到,吕后当政,汉廷朝野乱象四起,便决定以此为契机,发兵攻打长沙郡,击败数县。
  吕后调兵遣将,讨伐南越国。汉军都是北方人,大军南下,又值当地暑热潮湿,军中疫病流行,无法越过南岭。双方对峙一年多,吕后去世,汉朝中央政府只得罢兵。汉兵罢去,赵佗或遣军队攻打,或用财物收买当地官僚,向周边扩张势力。
  此时南越国已地跨今日广东、广西,南至大海,北接长沙郡,往西,势力直达今日福建、浙江,号称万里疆域,拥兵百万。赵佗踌躇满志,颇有雄视天下之感,出行居处,政令发布,均依汉朝皇帝规制。
  文帝即位。为争取休养生息所必需的和平环境,他不惜妥协,对南越国采取安抚政策。他按照赵佗的要求撤换了长沙郡将军;赵佗原籍河北真定(今河北正定),文帝特命将真定赵佗父母坟茔所在地升格为城邑,给赵佗在真定的兄弟授官进爵。这些都办妥了,他就派遣陆贾出使南越。到南越,陆贾宣读了文帝一封情词恳切而又绵里藏针的诏书,要求他去掉“皇帝”伪号。赵佗既畏服汉的强盛,又被文帝的真诚打动,心悦诚服地上书称臣,说自己起兵袭扰长沙郡边邑是不得已,“妄称帝号”只是“聊以自娱”。此后数十年,南方再无战事。
  
  武帝兴兵,南越灭亡
  
  汉武帝元朔年间(公元前128年~前123年),赵佗的孙子赵胡病逝,太子赵婴齐即位。婴齐长期在长安担任内廷宿卫,在长安,娶?氏女为妻,生子赵兴,立为太子。婴齐不久也去世,太子兴即位,?氏女被尊为王太后。
  汉武帝元鼎四年(前114年),朝廷派遣使臣安国少季到南越宣谕,召南越王和王太后入朝觐见。赵佗曾经留下遗训,要求后世南越王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进京。此次武帝召见,还有将南越降格为诸侯的意思,也就是说,与内地各诸侯国一样,撤除边防,按期入朝。南越诸臣知道朝廷此意,本有不快,而这位姓安国名少季的使臣还是个比较特殊的人物,更招致人们的不屑与仇恨。他与南越王太后?氏早有私情,此次南来,两人旧情重续,弄得满城风雨。王太后唯恐臣子作乱,她说服年幼的国王,上书天子,表示愿意接受朝廷诏命,依附为内诸侯。武帝许之,赐南越丞相银印;南越国与内诸侯一样,施行汉法。
  正当国王、王太后积极筹备入朝觐见时,南越境内出现危机。丞相吕嘉,三朝为相,素有威望,又与王室、重臣联姻,权势更盛。他多次劝谏国王,不要上书请附,国王不听,吕嘉遂有另起炉灶之意。他称病不见朝廷使臣,汉使臣虽然反感,却找不到理由给他治罪。王太后意欲诛杀吕嘉,以除后患。一日,她设宴款待汉使,吕嘉与席。王太后欲借汉使权威,在席间杀掉吕嘉。吕喜早有防备,令其弟率兵集结在王宫门外。酒席宴中,太后责问吕嘉:“内附朝廷,有利国家,你为什么要反对!”吕嘉看看动静不对,也不答话,转身便走。太后大怒,掏出短矛刺向吕嘉,被国王拦住,吕嘉急忙退出。从此吕嘉称病不出,暗地里与心腹大臣密谋反叛,只是碍于国王情面,静待数月,没有起兵。
  
  汉武帝闻讯,见南越王孤儿寡母,势单力薄,朝廷使臣胆怯不决,南越王、王太后已经归附,又不足以兴兵,便想出一条欲擒故纵之计。他派遣勇士韩千秋和南越王太后?氏之弟率2000人马进入越境,擒拿吕嘉。吕嘉见无路可退,乃与诸臣起兵,攻入王宫,杀掉了国王、王太后和汉使,另立新君。此时,韩千秋等也一路向番禺挺进,在离番禺还有40里的地方,被吕嘉所率军队重兵围住,全军覆没。
  武帝见出师有名,诏告天下,兴兵攻灭南越。
  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秋天,汉武帝以路博德为伏波将军,率兵出桂阳,直下汇水;以杨仆为楼船将军,出豫章,直下横浦;另派两路大军,出零陵,分别下离水,抵苍梧;又遣将调用巴蜀罪人、夜郎兵卒,直下?柯江。五路大军会师番禺。
  元鼎六年冬天,楼船将军杨仆率领数万精锐兵卒,先后攻取寻陕、石门,缴获南越战船和粮食后,乘胜前进。与伏波将军路博德会合后,杨仆率领会师后的大军,一直打到番禺。杨仆军驻扎在番禺东南面,路博德军驻扎在番禺西北面。杨仆趁天黑,率兵攻入城中,黎明时分,城中的乱兵都投降了汉军。吕嘉和新立的国王,趁着夜色领着数百亲兵,逃入大海,乘船西去。汉将伏波将军追查到吕嘉的去向,遣人急速追拿,擒获了南越王和丞相吕嘉。
  就这样,南越国从赵佗最初称王,传国五世,在历时93年之后,灭亡了。汉王朝作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更加强盛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南越 兴亡 雄风 大汉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