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总结 > 正文
 

大陆社会急剧变化的震撼与忧思_忧思

发布时间:2019-02-11 15:23:54 影响了:

     与其说发展是硬道理,不如说如何发展才是硬道理      孙小宁(北京晚报记者):虽然您常说:过去从大陆回来,所写的文章,主要都是站在台湾社会的角度,提醒台湾人应该注意什么。但是每次与您的交谈,都会觉得您对大陆的体验与思考,其实可以作为大陆社会的参照。因为一个变动很大的社会,常更需要一个稳定的坐标。而您在台湾社会,恰恰就是在起这样的标杆作用。
  林谷芳(台湾佛光大学艺术学研究所所长):大家在变。我一以贯之,许多观点反而就值得参考。因为很多人的参照系太短,我希望能给出一个历史长河的坐标,这样许多事情才容易厘清。其实知识分子的一个角色就是拉车与刹车。社会太保守,你要把它往前拉。太冒进,就要帮它刹车。在台湾,当我站在传统的基点谈一些问题时,很少人会认为我是传统的保守派。因为他们看到我是站在历史观照的基点上帮这个社会踩刹车,当然许多时候也帮忙拉车。
  孙:大陆也同样需要拉车与刹车的角色,因为它近些年实在变化太快了。我在台湾听您讲大陆,也常常说到一个观点:不要以为去一次就算了解一个社会,你怎么晓得它的变化之快。我身边的人常以崔健的歌词聊以自慰:“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这一点,您来大陆多次,一定能感同身受。
  林:坦率讲,进出大陆的每一次,我总有一些震撼、一些不适应、一些欣喜、一些厌恶,还有一些不安、有趣、无奈、期待、失望等等。心情之复杂,常只能以“心不得安”来形容。(中国大陆的发展)第一个当然是速度快,第二个是说盘子太大。轮子转起来,就好像不受控制了。于是好的坏的……
  孙:但是大家会说:发展才是硬道理。
  林:在改革开放之初,谈道理当然可以这么一言以蔽之。但改革这么多年后,就该想想怎么发展才是硬道理。升斗小民可以单一思维,知识分子就不该这样。要有多元的思考,才会使这个社会呈现多元的发展观、价值观,也才能应对当前复杂的环境、多元的要求。此外,更关键的还不仅是怎样发展才是硬道理,而是怎样发展才能赢得更多的尊敬?常到国外的人可能看到许多国家,它们值得外人尊敬的地方并不是多么有钱,马路有多宽,而是人家如何彬彬有礼、交通秩序如何好;不是你开的什么车,而是你开车时不会粗鲁地按喇叭……
  
  你有金钱,为什么没有成就感与幸福感?
  
  孙 :我觉得资讯社会信息量的增大,会让人越来越不容易满足。前一段流行一本叫《第三种生活》的书,一批引领时代潮流的艺术家、作家、房产开发商,畅谈着第三种生活的可能,即“吃饱了撑的”之后该怎么办?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是自己需要的生活?
  我觉得他们在思考一个关键问题,什么是一个生命的终极目标呢?当媒体过分渲染学习财商会获得财富自由的时候,我们仍然要问:这种自由就生命本体而言,是否就是我们的终极自由。还有一个方面,当社会的贵族学校以贵骄人的时候,金钱是否成为划分生命等次的惟一。各种楼房叫卖,都在说尊贵品质,当然也是越贵越有品质,那么人的尊严是就此规划出来的吗?
  林:这不只牵涉人的成就感和尊严的问题。推而广之,还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成就感与尊严的问题。你对自己的东西有没有真实的成就感,你的自我期许与别人看法的吻合度有多大,这的确是对该怎样发展议题的另一维度的思考。
  人的成就感与尊严,看来是主观认知,但还是有一些客观的内在标准。从小的方面讲,那就是在一个社会中个人选择的自由度有多大。从大的方面讲,你的被尊重,除了在中国,还有一个世界的大社会,是不是也如你想的那样被尊重。比如你住别墅,社会的初起阶段大家会羡慕你尊重你,但以后呢?你要有怎样的作为才能赢得尊重?你开“奔驰”不守规则,大家一样瞧不起你。这里面有复杂的规矩在,多元的背后仍然是井然有序。仍有一些标准,可以是我们衡量文明的标准,衡量幸福成就的标准。……幸福指数包括好多项,有一些是普世价值、有一些是文化价值,还有一类是时代价值。几个加起来,才能衡量这个社会合理不合理,人幸福不幸福。
  
  知识分子先不要丢盔弃甲
  
  孙:当大陆许多的价值是以利益多少来衡量时,我会看到许多人的茫然,知识分子在其中尤其挣扎得厉害。比如我所接触的出版界朋友,他们会做很好的书,但卖不出去,或者是没有别人的书那样大红大紫时,就会反思是不是自己有问题?还有一些我以前认为的严肃作家,也变成了畅销书作家。我不是说不可以,但我还是觉得他对公众有价值的东西应该是另一种。
  林:这里面区块划分应更明晰一些。台湾是这样,你书可以畅销,可以大卖,但大家晓得你是不被讨论的。像你们这儿引进吴淡如的作品,台湾文学界就不会拿她做议题来谈。总之你不能既要流行又要严肃,不可能几者兼得。
  孙:但我们常把这些混在一起谈。所以连广告都在说:高尚住宅、尊贵品质。大家也有反弹,哪有哪个住宅是高尚的,杜甫住破茅屋,你说它高不高尚?但知识分子不会特意说这些事情,不去澄清一些区块。这其中最深的看透还是,你批了它有什么意义,它本来就期待你去说它,这也是市场经济的一环嘛!
  林:那要看你怎样去说它。对一个流行的事物,作为知识分子,不去碰触它并不能显得你清高,而是看你怎样在其中呈现社会或生命的根柢价值。你以为说一个歌星没文化,他会无所谓?他一样有感觉。只不过有一些价值在社会发展的某些阶段,会由显入隐。我不是流行界的人,为什么你会感到他们尊敬我,就是因为我让对方内心隐微的价值观彰显出来。例如我会跟他讲:你这种表现,果然跟一般歌手不一样,满好的啦!他也会受鼓舞。……知识分子和升斗小民差别在哪些地方,不就是你可以透过知识资讯反思到这个时代的局限吗?提到西方,你为什么还会提到康德这些人,因为有一些理性判准是跨越时空的,还有一些基底坐标是在历史长河中存在的。
  
  穷不要穷到无所谓
  
  孙:都在谈富的误区,那么穷呢?您来大陆,多是在边缘行走,也看到贫穷的一面,是不是有不舒服的地方?
  林:有。台湾也经历过穷,但因为传统文化的影响,在我的印象中穷得很干净。你看到的人家,家门口的台阶都是干干净净的。穷得很有尊严,但大陆穷,却好像……穷得无所谓。
   在穷与富之间,台湾富,是许多价值之一;台湾穷,则穷得有尊严。大陆我感觉不是:富,是惟一价值;穷,则穷成了无所谓。这是最大的差别。
  孙:您说台湾的穷人不这样,为什么?
  林:因为他们觉得命运还是可以改变的。这是教育的问题。台湾的教育普及,会使里面传达出一些信息,就是你只要努力学习,就会得到想要的生活。这样,对他的生活就是一种激励,他会在即使是生活的细微处也往好的方向努力。比如他可能做不到厕所舒适,但可以让它有基本规范。
  孙:每次回家乡,我的心情就会变得沉重。我想一味地要求穷人活出尊严,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当“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被作为普遍认知的时候,现在也许要问,富起来该做些什么。
  林:这里就说到一个社会的回馈机制。观察一个社会合不合理,还要看阶层的流动性怎样。流动是什么,就是人能够逃离先天的时空局限去发展。那儿土地本来就贫瘠,他再努力也是白搭。所以要流动。所谓“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这样的信心与管道社会有没有给他。这就是社会的回馈机制。广大的农村支撑起一个精美的都市,所创建的成果有没有回馈给农村,这都是需要认真探讨的。
  
  《十年去来:一个台湾文化人眼中的大陆》 林谷芳,孙小宁著 台海出版社 2003.10 定价:22.80元

相关热词搜索:忧思 急剧 震撼 变化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