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总结 > 正文
 

【岁月磨洗后的生命纯净】愿被岁月温柔以待,不负

发布时间:2019-02-11 15:22:51 影响了:

     艾云称崔卫平是“用刀背书写”。翻检《水木年华》,在行云流水般的文字所掩盖的日常生活下面,确乎有一种力量,钝,然而柔韧。它令人感动于岁月磨洗后的那种生命纯净。
  作为上个世纪50年代生人,崔卫平身上无可回避地烙上了时代的印痕――随父母“下放”、插队、“文革”后第一次高考……种种生活所给予的,她都拿来慢慢消化,并且,以智性与知性,将之讲述得触动灵魂而回味悠长。
  她写割猪草:
  我提着篮子沿着沟沿飞快地跑,一口气连跑许多沟沿,这样偶然会发现一两棵肥大的猪草,好像它们在别人眼里逃跑了,专门等着我的到来。这时候的狂喜是无法形容的。我白天走路想的是寻猪草,夜晚睡觉想的也是寻猪草,乃至到现在,我去北京的天坛公园、颐和园公园,居然满眼看见的也是猪草,每每私下感叹,太可惜了,要放在当年多好啊。
  这样的文字,仿佛不是在历经了被抄家、举家“下放”、于盐城垦区的“笆墙草屋”住下种种困苦之后写下的。这简直是对于生活(自身的)和生命(小猪的)的赞美诗。这里,有着孩童的“不知愁滋味”,因而更可触摸到彼时彼事所留下的伤痛。
  那些青涩的记忆留在照片里:“牛鬼班”的同学们腼腆地笑着。开着“棉田除草机”的知青崔卫平在阳光下笑得多么灿烂。与哥哥并肩坐在山坡上凝视远方,那时的崔卫平或许在回忆着幼儿园时期同哥哥试图做“叠纸”生意;在父母去“五七干校”、祖母被“遣送回乡”、姐姐下乡插队之后,自己与13岁半的哥哥相依为命;青少年时期与哥哥热烈讨论着不可知的人生、哲学和诗……必须提及的还有祖母,她照顾着这个大家庭,幼年的崔卫平甚至以为自己是奶奶生的孩子。还有一位现在看来可以用“酷”来形容的母亲,“每到星期天,她会约几位本城最漂亮的女性,在一起唱歌拉二胡”,过着一种“有声有色”的生活……
  在她自己称作“寓言式”的写作中,她的思想现出了锋芒。这些,不可以仅仅归纳为“女权主义”。在这些文字背后,可以见出她的挣扎,精神上的和肉体上的。这可以说是知识女性所独有的话语。它令人痛苦,也使人在痛苦中蜕变,向着人性更美好的一面。
  
  《水木年华》 崔卫平著 河南文艺出版社 2004.2 定价:13.60元

相关热词搜索:纯净 岁月 生命 磨洗后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