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总结 > 正文
 

论英语修辞手法的可译度:修辞手法英语

发布时间:2019-01-11 15:26:52 影响了:

  [摘 要]修辞手法作为语言表达的重要形式,至今已渗透到各种体裁和文体中。由于英语和汉语都有着悠久的历史,都具有丰富的表达方式,因此,正确运用修辞手法便成为了翻译的一个重要课题。文章在对英语修辞手法及其可译性进行论述的基础上,结合具体的英语修辞手法就其可译度进行交流探讨。
  [关键词]英语;修辞法;翻译;限度
  [中图分类号]H3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2728(2006)05―0176―03
  由于英语修辞历史悠久,而汉语修辞源远流长,各自都具有十分丰富的表达方式,故对修辞手法的翻译一直成为修辞学关注的课题。译文若不能正确表现原文的修辞手法,就不能准确地表达原文的内容、思想和风格,即使大意差不多,也会削弱原文的语言感染力。为此,本文在分析英语修辞手法可译性的基础上,着重对英语修辞手法的可译限度进行探讨。
  尽管英汉修辞手法各有不同,但从实际的运用来看,两种语言中的常用修辞手法有着许多不谋而合的现象。也就是说,英语中绝大部分常用修辞方式在汉语中都有其相同的或相似的对应形式,这就为译文中修辞手法的复制再现提供了可能。但是,由于英、汉民族在思维形式和审美观念等方面有着明显的差别,同时在词的构成、词形变化、词序排列和句法结构等方面也相关迥异,尤其是英汉词汇搭配的能力和范围不同,词汇语义不完全对应,音韵节奏互有规律,因此在表达同一概念时,往往会使用不同的修辞手法,这就不可避免地形成修辞形式在译文语言中复制移用的障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原文思想内容、人物形象、语言特色和文体风格的再现。翻译过程中的这类信息“损耗”,就像自然界中一种形式的能转换成另一种形式的能必然存在能量损耗一样,是无法避免的。因此说“翻译完完全全的可能是没有的,完完全全的不可能也是没有的。世界上一切翻译活动都是在这两个极端中进行的”[1)(m49)。以下我们借助一些具体修辞手法,就其可译限度进行探讨。
  
  一、双关语
  英语双关是一个常用的修辞格,本文从定义、语用变迁、构成要素和分类等方面对其进行分析。英语双关成为辞格的关键是利用英语特有的文字形式、音位特征和句法关系,即同形异义词或同音异义词。因而它的汉译必然会存在可译性限度,这对于任何一位译者来说,无疑都是极大的挑战。多数情况下在译文中很难再现原文的双关修辞形式。
  如:Ifinallyfiguredouthowgovernmentworks.The Senate gets the bill from the House.The presi?dent gets the bill from the Senate.And we get the billforeverything.(Reader’s Digest,p.220,Feb.1991)
  我终于弄懂了我们的政体是如何运行的。议会的提案由众议院转到参议院,再从参议院转到总统。于是轮到我们支付一切账单。
  英语中bill既可指“议会提案”,又可指“账单”。句中前两个bill指议会提案,后一个bill指账单,由此构成双关。但译成汉语时,“提案”和“账单”在语音和词义上都相差甚远,因此就构不?双关语了。
  
  二、回 文
  
  英语修辞格palindrome一词源于希腊语,其中palin意为again,back;drome意为run,palindrome意为“再次返回”(runningbackagain)之意,这种修辞格是指顺拼(读)倒拼(读)完全一样的一个词、一个词组、一个句子或一首诗。常见的“回文词”有did,deed,peep,pop,radar,refer等;一般以单词为单位的回文,均能表达完整的意思。
  如:Able wa l ere l saw Elba.
  我在看到爱尔巴岛以前,是个精明能干的人。
  英语中的palindrome实为一种文字游戏,往往可使语言生动活泼,给人以诙谐风趣的幽默感,翻译时在少数情况下可以在译文中复制原文的修辞形式。
  如:The top Of mine tO the foot Of yours―the footOf yours tO the top Of mine...(C.Dickens,GreatExpectaions)
  咱们杯顶碰杯底,杯底碰杯顶……
  但这毕竟是少数情况。由于两种语言的差异,对回文翻译时往往受到很大的限制,很难使读者体会到原文幽默诙谐的文体风格。
  当然,汉语中有与之相应的修辞格形式,即回文修辞格。但从翻译实践上看,汉语的回文如译成英语,那怕能译出其意,也恐怕不可能保住汉语回文的诗体形式。
  
  三、古词语
  
  有时作家为了获得某种修辞效果,有时故意使用一些古词语。如狄更斯的《老古玩店》中的店主每逢与其孙女耐儿讲话时,总爱用上几个古词语:
  “Why bless thee,child?”said the old man,patting her On the head,“how couldst thou miss thyway?What if I had lost thee,Nell!”
  “巧极了,上帝保佑你,孩子”,老人说道,一面拍着她的头,“怎么会迷路的?真的要把你丢了,叫我可怎么办呀,耐儿?”(许君远译)
  显然译者是无法将这些古词语thee,couldst,thou,thy译成相应的汉语古体词,自然这些词在原文中所起的修辞作用在译文中也就无法体现。
  
  四、方 言
  
  方言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作者常以此喻示故事发生的地点或塑造人物的个性,有时方言也会起到某种修辞作用。如在肖伯纳的Pygmalion中,卖花女出场后的头几句话用的就是伦敦塞尔西区的方言:
  THE MOTHER:How dO you know that my song"sname is Freday,pray?
  THE FLOWER GLRL:How,eez y6―ooa san,is er?
  显然,卖花女所用的方言,表明她是土生土长的塞尔西区人,从小未受到过正规的教育;在汉语中不可能有此方言,因而也无法体现这种方言特色所起的修辞作用。因此,方言通常具有不可译性,只能采取汉语语汇手段予以说明或补偿。
  
  五、俚 语
  
  俚语或某些行话,常被用作修辞手段来表现人物的语言特征或社会地位、身份。如狄更斯小说“Oliver Twistkh”中小偷们的一段对话:
  ――“Barkers fOr me,Barney,”said TobyCrackpit.
  ――“Here they are,”replied Barney,produ― cing a pair Of pistols…
  ――“The persuaders?”
  ――“I"ve got’em,”replied Sikes.
  ――“Crape,keys,center-―bits,darkies--nothing forgotten?”
  对话中barker和persuader是由黑话转变而来的俚语。Barker原意为“吠叫的动物,发出轰响的东西”,小偷们用来指手枪;persauder原意为“说服者,劝说者”,引申意为“胁迫别人服从的东西”,小偷们用来指匕首。由于俚语及行话都不是全民语言,具有明显的地域、阶层、行业、社会群体特征,如不另外加以说明或注释,一般人是听不懂或看不懂的,翻译时往往只能译出其词义,但原文中词语的语体特征所起的修辞作用却无法体现出来。
  
  六、外来语
  
  在英语发展过程中,曾大量吸收了同一语系的词语,这为使用英语的人用外来语以达到某种修辞效果提供了方便条件。汉语与英语分属不同语系,在语音、词汇结构方面有着明显的差异,这就使英语中具有某种修辞作用的外来语很难在汉语中予以表达.
  如:Ogilvie:“Pretty neat set―up you folks got.”
  The Dutchess"s:“I imagine you did not comehere tO discuss decor.”(Arthur Hailey,Hotel)
  奥格尔维:“你们倒弄了一套漂亮的房间。”
  公爵夫人:“我想你不是来讨论房间装璜的吧!”
  在欧洲历史上,法语曾是上流社会的贵族用语。句中公爵夫人有意使用法文词语d6cor以明显她非同一般的高贵身份,这对英语读者来说是很容易理解d6cor的词义以及它的修辞作用。在汉译时如原封不动地引用这个法文单词,汉语读者就无法理解。因此只好放弃这一修辞手段,仅译出其词义。七、头韵与音韵
  所谓“头韵”是指“在两个或两个以上邻近的词或章节中,通常为起首辅音的重复”。头韵的主要修辞功能是增强语言节奏感,除此以外,有时还可模拟生活中的某种声响,使语言更加形象生动。
  如:He is all fire and fight
  他怒气冲冲,来势汹汹。
  又如某夜景照片,所配的文字说明是:StarliSh,On Skyline,Calaxy Of Glamour.
  高楼摩天,星光灿烂;火树银花,瑰丽绝伦。
  以上两个例句中,由于使用了头韵的语音修辞手法,起首辅音的重复,配以明快悦耳的节奏,明显增强了语言的形象感和音乐感,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从翻译的角度看,译文词比句对,文从字顺,语义贴切,形式工整,但原文的头韵均已消失,由于汉语音韵规律的特殊性,没有类似的语音修辞手段,也就根本无法体现上述英语头韵的修辞效果。
  当然,英汉诗歌都是非常讲究音韵和节奏的,诗歌的魅力全在于它高妙的意境与和谐的音韵节奏。英汉诗歌在音韵节奏上有着迥然不同的规律。英语诗歌讲究一行诗按一定的轻重音数分作若干音步,音步又按轻重音排列之不同而有所谓抑扬格、扬抑格、抑抑扬格、扬抑抑格(iambic,trochaic,anapestic,dactylicfoot)之分。至于韵脚,只要结尾的韵母相近便能成韵。但在一首诗中,哪一行和哪一行押韵,规矩却又十分复杂,比如同是十四行诗,仅因为韵脚(rhyme―scheme)不同,而有所谓意大利式、英国式、斯宾塞式等不同种类。而中国的诗词首先讲究平仄,讲究对仗,诗的韵脚有所谓“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之说,似乎十分简单,但又必须按照一东、二冬、三江、四支……的韵谱。英汉诗歌音韵规律分属不同的语系,大相径庭。故此,在翻译过程中其不可译性往往是显而易见的。
  对此,我国翻译大师许渊冲先生提出译诗“三美”论,即意美、音美和形美,这可以说是中外诗歌翻译的经验总结,是进行诗歌翻译的指导原则。至于音美,则是指“译文可以借用译语诗人喜闻乐见的格律,选择和原文音似的韵脚,还可以借助于双声、迭韵、重复等方法来表达原文音美”[2](P19)。这就是说,即使达到“三美”境界的诗歌译文,其中体现的音韵节奏,也只是“译语诗人喜闻乐见的格律”和“原文音似的韵脚”,而不再是原文诗歌中韵律的复制或再现。
  当然,对于英语其他的一些修辞手法,同样地也存在可译限度问题。在些就不再一一例举。总之,可译性限度的客观存在,虽然其原因是复杂的、多方面的,但主要还是语言和文化的差异所致。故百分之百的“等值”、“等效”、“忠实”的翻译往往只能是一种理想,实际上是难以实现的。我们在这里研究与探讨其可译性的限度,目的是要寻求更好的翻译方式,从而提高我们的译文质量,促进跨文化交流。
  
  [参考文献]
  [1]关世杰.跨文化交流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
  [2]刘军平.莫道桑榆晚,飞霞尚满天[J].中国翻译,1996,(5).
  [3]方小兵.英语辞格分类与英汉辞格对比[J].金陵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3).
  [4]杨发青.英语头韵的修饰功能及翻译[J].郑州工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1,(4).
  [5]范家材.英语修辞赏析[M].上海:上海交通大
  [责任编辑:钟]

相关热词搜索:英语 修辞手法 可译度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