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计划 > 正文
 

中国近代四大军工企业【中国近代第一军工企业的兴衰】

发布时间:2019-03-15 15:31:56 影响了:

     左宗棠是我国洋务运动早期的始作俑者。中国近代化的一次重要尝试,福州海军船厂就是由他最初策划实施的。   左宗棠很早就对西方机器等“洋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866年,他说服同治皇帝采纳建立海军船厂的计划,并与法国人日意格和德克碑签定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合同,以保障计划的顺利实施。
  合同规定,由日意格和德克碑两人承担建设一个海军船坞,一座铸铁厂,一所船舶工程和航海学校,主要的技师和讲师由日、德两人分别从英、法两国招募。合同从铸铁厂成立之日开始生效。五年内海军船厂要建造150匹马力的轮船11艘,80匹马力的5艘,其中9台150匹马力发动机需要在本厂内制造。1866年9月25日,左宗棠奉命调往西北镇压回民的叛乱。在离任前,他竭力促成了自己认为可靠的沈葆桢来担任首任船政大臣。此后的8年,沈葆桢肩负起了这一重大责任。
  
  在艰难中诞生的船厂
  
  福州马尾海军船厂从筹建之初就困难重重。沈葆桢为了给母亲守孝要到1867年7月才能正式上任。在此前的几个月时间里,左宗棠只得安排代理布政司和代理巡抚周开锡等几位官员兼顾船厂的前期工作。但周开锡并不愿承担如此重大的责任,没有足够的工作人员,船厂的建设进展缓慢。
  不久,福州海军船厂又面临一场更大的打击。左宗棠调任之后,漕运总督吴棠接任闽浙总督一职。吴从来没有表示过对“洋务”的关心,而更严重的是他还是左宗棠的反对派,一向把福州海军船厂看做是左宗棠的一个独立据点,欲除之而后快。他上任后立刻集聚了一批反左势力,开始了对左宗棠亲信的打击。作为左宗棠福州亲信头目的周开锡成了他们打击的第一个目标,接下来知府李庆霖,署理布政司夏献伦,台湾道台吴大廷等左宗棠在福州的所有亲信几乎都受到了指控。反对派罗列了各种罪名欲将他们赶出要津。福州海军船厂的工作被迫停止。
  1867年7月,沈葆桢上任后立刻觉察到了吴棠等人的阴谋。审时度势,沈决定对吴采取正面反击,将他的阴谋公之于众。1867年10月,海军船厂的几个关键职位仍然空缺,沈致函总理衙门,控告了吴的阴谋手法。与此同时,左宗棠也断然采取了行动,上书控告吴棠。在沈、左的努力下,皇帝下令周开锡、叶文澜、李庆霖、胡光墉到海军船厂任职,而总理衙门斥责了吴的行为。不久吴被调往四川任总督。
  
  从“万年清”号到“扬武”号
  
  沈葆桢抵制住了来自船厂外部的种种破坏后,又进一步加强了船厂的管理。船厂的运作逐步走向正常化。然而这时船厂内部又出现了新的矛盾。德克碑和日意格这两位法国监督彼此开始不和,而且矛盾开始激化。这使得刚刚稳定下来的船厂又面临着新的矛盾。最后这一矛盾以德克碑的离开而告终。
  此后,船厂生产走上正轨,船只的建造也开始快速进展。一年后,船厂的第一艘轮船的船身完工,技术工人开始装配发动机,发动机是从国外进口的,马力为150匹。几个月后,轮船正式下水,开始了第一次试航。沈葆桢给此船命名为“万年清”号,在天津,“万年清”号接受了皇室的检验,它的良好性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1870年,船厂的大部分永久性建筑和三个造船台都已完成,船厂的生产能力进一步提高。合同规定的造船计划进展顺利。1871年,船厂和法国监督经协商,决定将两艘150马力的运输船改为一艘250马力的巡洋舰。在合同满期后的2个半月,这艘巡洋舰正式建成下水,它被命名为“扬武”号。至此合同中规定的15艘轮船全部完工。“扬武”号实际上是马尾船厂制造的一艘样品船,发动机由国外进口,烟囱是可缩进的三段式,能较少的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中,船上装有威力强大的炮组,共13尊,一尊150磅,10尊70磅和2尊24磅炮。这种设计在当时与欧美同类船舰相比已属先进水平。
  
  银子之争
  
  1871年之后,福州海军船厂的造船计划进展顺利。船厂学堂到1874年已有两个班的学员完成了学业,进入船厂的各个部门工作。这一切使得福州海军船厂本该有一个无限光明的前景。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船厂创立之初,左宗棠曾设想船厂需要300万两白银作为流动资金,并为船厂每月从海关洋税中争取到了六成资金,约白银60万两。然而很快这个预算就被证明是过低了,实际上到1875年10月为止,海军船厂一共花费600多万两白银。而资金短缺的问题早在1871年就已非常突出了。随着船厂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各项财政开支增大,仅养船费一项就令沈葆桢无力支撑。1872年夏末,沈葆桢向左宗棠求助。左慷慨答应每月从自己的军费中拨2万两白银给沈。之后,沈葆桢又设法从福州的鸦片票税以及茶税中获得了部分资金。但这些只能是杯水车薪,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船厂的资金短缺问题。无奈,沈葆桢只好缩减开支,下令将船厂的造船计划定为每年两艘,这实际上是大大低于船厂的生产能力。1875年,船厂的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原本划定给船厂的六成海关洋税也难以兑现了,福州海军船厂即将山穷水尽。
  这时左宗棠授意向北京建议将船厂造好的轮船分拨到沿海各省调用,这倒为沈葆桢减去了不少负担。然而时运不济,原来划拨给浙江省调用的“湄云”号发动机出了问题。沈、左的反对派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大做文章。他们纷纷谴责福州船厂花费巨大,而船的质量却极为低劣,叫嚷着要关闭海军船厂。
  曾国藩、李鸿章等人分别上书和发表言辞支持造船事业,并竭力推动调拨马尾船到沿海各省。这才让福州海军船厂度过了难关。
  但高额的花费仍是船厂一个致命的弱点。1875年以后,福州海军船厂实际已进入衰退期。
  沈葆桢后任的几个船政大臣实际都无心于船厂的事业,这更加快了福州海军船厂的衰退,这所原本在国内首届一指的近代军事企业,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得到进一步发展,1884年8月23日中法马尾海战开始。由于马尾船舰本身的落后以及清政府的昏庸,使得停泊在马尾海域的11艘战舰全军覆没,海军船厂也在敌舰的炮火中被摧毁,左宗棠等人对中国近代化梦想也随之破灭了。

相关热词搜索:兴衰 中国近代 军工企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