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计划 > 正文
 

3dmax 画完线之后怎么弯曲线 [“曲线出国”之后]

发布时间:2019-03-15 15:31:21 影响了:

     成功出国      2004年7月,我已经连续申请了三次的英国留学签证又被拒绝了,绝望之余,我听从了一位朋友的“曲线出国”的建议,按照英国的法律,英国公民的配偶在婚姻持续两年后,可以申请移民归化。一个月后,朋友帮我物色好了对象,是一位真正的英国绅士。朋友给我发来对方的资料,从照片上看还真不错,穿着整洁笔挺的西装,方形脸神情坚毅,他叫巴克利,一个出生在英国的华裔,目前在一家网络教育公司里担任技术师,从名字来看,我猜测他的中文名字应该姓何。两个月后,那位朋友很顺利地办好了英国方面的各种婚姻手续。我拿着一大摞资料走进英国大使馆的时候,心里禁不住猛跳。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签证官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我的资料,沉吟一下,拿起手边的印章盖了一下。竟然是我梦寐以求的“核准”二字。签证官笑笑说:“你是我接待的最后一位申请者,明天我就要回国了。”他看着我摇了摇头,显然我的准备材料还是没有瞒过这位资深的签证官,只不过因为他即将卸任而对我网开一面罢了。
  
  走进英国的“穷人”区
  
   2004年初,我从上海直飞伦敦,我打算先和巴克利沟通一下,等年限一到,申请移民归化后办理离婚。当然,这些过程都需要巴克利的协助。下了飞机后,我一眼就看见有个男人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他很热情地接过我的行李说:“就按中国人的习惯叫我老何吧。”他带着我走了一段路才回头说:“车子停在一处免费停车场里了,机场的停车费太贵。”我一听心里就想,他太抠门了。
  走了20多分钟,我才看见他的车,那是一辆老式的工具车。我觉得事情越发出乎我的意料,当我们开车50多分钟回到我们的“家”时,我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那是一个坐落在伦敦郊区的小公寓,楼道里光线昏暗。打开了沉重的防盗门,“吱呀”一声,有点吓人,这是一套不足60平方米的房子,一台破旧的空调发出极大的噪音,地面上乱七八糟放着许多书、衣服和几个洋娃娃。这就是所谓的“英国绅士”与“英国式的生活”。他的经济状况还不如我在国内呢。没想到经过那么多努力换来的却是一到英国就变成了“穷人”。
  老何拿出女儿和父母的照片给我看,又说自己在一家加油站工作,原来这一切都与当初介绍的不一样,我无可奈何地说:“只要你遵守假结婚协议就可以了。”他疑惑地看着我。我拿出与公司签订的合同递给他,他看了以后很吃惊。那天晚上,我躺在沙发上一夜未合眼,我不能嫁给这样一个陌生人,他经济窘迫,子女众多,而且没有任何财富和前途,但是我又必须维持这个虚假夫妻的名义,因为将来移民局举行听证会,邻居们的见证很重要。国内那个朋友欺骗了我,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必须熬过这段日子,把绿卡拿到手。
  就这样,我跟老何做起了假夫妻,因为我拿的是短期签证,必须有巴克利协助才能续签。我在一家财务公司找了一份工作,每天除了上班,还负责照顾那三个孩子。晚上我就睡在沙发上,怀里总要揣着一把水果刀,以防巴克利晚上骚扰。巴克利最小的女儿叫玛妮,她长得很可爱,常常搂着我的脖子吊秋千,我们相处得很好。
  孩子们一直叫我阿姨,我不想让她们错把我当做妈妈,因为毕竟是要离开的。老何也很明白这一点,常常流露出伤感和忧虑的神情。
  
  英国的爱情不等于风花雪月
  
  2005年3月,按规定我可以提出移民申请了。在听证会上,移民官员问巴克利:“你们是经完全自愿并且通过合法手续结婚的吗?”老何镇静地回答:“是的。”移民官又问:“现在你的子女有了新母亲,关于你的子女监护权问题,你和前妻有过协议吗?”巴克利说:“我没有前妻,我从来就没有结过婚。”移民官问:“那么,你的三个孩子从哪里来的?”巴克利答道:“她们都是唐人街的孤儿,是我收养的,她们的父母同我一样,都是华人,在英国的一次车祸中丧生了的。”说罢,巴克利的律师向移民法庭提交了有关的资料
  听了这一番话,我一下子愣住了。移民官禁不住说:“从你过去三年的纳税记录来看,事实上你的财务状况可能是比较糟糕的,这些孤儿完全可以由政府抚养,你可以不必负担这些。”而巴克利则说,政府可以给他们面包和可乐,但不能给他们一个慈爱的父亲和温暖的家庭。他看我一眼,又说道:“尤其是我结婚后,我妻子尽力抚养这些孩子,付出了别人无法想象的辛苦和爱心,我为自己有这样的妻子而感谢上帝的恩赐。”一个多小时后几个移民官宣布我的申请获准。我一个人悄悄走出法庭,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巴克利的身影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这时才明白他为什么连停车费都努力节省了。是什么让我在这异国他乡的土地上止不住自己的泪水呢?
  我擦干了泪水,警告自己我不能感情用事,现在应该准备离婚了。老何明白,我接受过很好的教育,有很强的个性,绝对不会被这种生活束缚手脚。我渐渐融入了英国的社会生活,有了自己的朋友、同事和社交圈,巴克利无法阻拦我。我告诉他过几天就要去伯明翰一家外贸公司做市场经理了。他沉默了许久说:“我祝福你,孩子们想念你的时候,我就把你的照片给她们看。”听了这话我觉得很内疚,毕竟是我利用他做了自己获得在英国留下的跳板。而这两年里,他对我是多么的关心体贴啊。
  
  在英国当了孩子的“妈”
  
  要离开时我和巴克利详细地讲着孩子们的饮食习惯,巴克利用电脑记着,说着说着我禁不住流眼泪。3月11日我悄悄离开了伦敦,没有跟孩子们说再见。刚开始的几天里我每天都很忙碌地工作着,可心里总是空荡荡的没有着落。孩子们的身影占据了我全部的灵魂。
  我眼前也常常浮现巴克利的身影,他沉默、憨厚,对生活有着忠诚和坚实的态度。我做了他两年的名义妻子,却从来不允许他哪怕是拉我一下手。我为什么如此挂念他呢?难道我真的爱上他了?2005年4月14日的上午,律师说准备下午两点去拜访巴克利,把离婚手续办完。9点多的时候我觉得心里发慌、紧张,我难以想象巴克利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时候会有多么难过,还有那些可怜的孩子。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自己已经爱上了巴克利,只是自己不敢承认罢了,这样一个男人是值得我去爱的。
  我马上打电话订了当天飞往伦敦的机票,下午1点半,我敲响了那扇沉重的防盗门。一看见是我,脸色忧郁的玛妮擦了擦眼睛,慢慢走到我身边,直直地看着我,我蹲下来说“阿姨回来了。”玛妮含着眼泪喊了一声“妈妈”然后就扑到我身上哭了起来。我的眼睛也被眼泪模糊了,当我进门看到巴克利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我时,我可以看出他激动的神情,这时候门被敲响了,是夹着公文包的律师。我冲他微笑了一下说:“谢谢你,不过真是抱歉,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巴克利微笑了起来,显然他明白了我的意思。

相关热词搜索:曲线 出国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