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汇报 > 正文
 

梦见自己开灵车运棺材 [孙中山先生灵车南运记]

发布时间:2019-03-14 15:22:54 影响了:

  1929年6月1日。孙中山先生的遗体被隆重地安葬在南京中山陵墓室。国民政府为此举行的葬礼,史称“奉安大典”。安葬前夕。暂厝在北京西山碧云寺的孙中山灵柩,由专列南运到南京。96岁的刘工天老人,当年担任迎榇专列津浦铁路南段车长。亲身经历了那段令人难忘的历史,虽然这件事已过去了70多个春秋,老人现在回忆起来。仍历历在目。
  1925年,孙中山先生在北平东城铁狮子胡同行馆病榻上,曾对宋庆龄、何香凝说,他一生仰慕列宁,希望死后能像列宁一样殡葬。于是在弥留之际,他情意倦倦以归紫金山为嘱。
  1925年3月12日上午9时25分,孙中山先生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国民党中央遵照他的遗愿,在南京为孙中山建造陵墓。保存遗体的事,由孔祥熙同协和医院具体商办。为了更好地保存遗体,3月15日由协和医院对遗体进行了防腐处理。在协和医院的建议下,决定用水晶棺盛放遗体,暂厝碧云寺,待陵墓建成再安葬。
  谁知当时苏联赠送的水晶棺由于在运输中保护得不好,有些地方已出现了裂缝,而且其原料也较脆薄,易于传热,不能长期用来保存遗体。于是由孔祥熙另选了一副外观为椭圆形,前端为方形,里边以玻璃作隔层的楠木玻璃棺盛放遗体,这样揭开棺盖即可通过玻璃隔层瞻仰遗容。由于中山陵墓的具体墓址还未最后选定,即使很快能够定下来,那浩大的建陵工程也不可能在短期竣工。因此,国民政府于4月2日将灵榇暂时安置在北京的碧云寺石塔中。
  同时,孙中山先生的夫人宋庆龄、儿子孙科和陵墓建筑师吕颜直以及葬事筹委会的成员为最后确定陵寝位置,曾多次来到紫金山实地勘察,4日底终于选定以紫金山主峰中茅山的南坡作为建陵地点,面积约2000亩。
  1926年3月12日下午举行陵墓奠基典礼。当时预计“今日甫奠基础,一年后全工落成,即行棺安葬。”由于当时军阀混战,战事频繁,交通运输困难等原因,工程进展缓慢,虽经建筑工程人员及各界人士多方努力,到1929年春天才完成主体部分,全部工程拖到1932年才告竣,共耗资390万两白银。
  当中山陵的主体工程即将建成时,国民政府本来决定1929年3月12日为安葬孙中山先生的日子,由于南京的中山大道工程未能按期完工,就决定把奉安大典延期到1929年6月1日举行。
  1929年5月26日下午5时.由北宁铁路局和津浦铁路局精心安排的7组迎榇列车,浩浩荡荡地从北平(北京)前门东车站南下。最前面的是前导车,接着是装甲车、护灵车,它们在灵车前面依次提前开出。灵车是第5组列车,它的前后各有一列铁甲车护卫,此外还有随员来宾车。这7组列车,在津浦线上构成了一幅肃穆、凝重的迎榇历史画卷。由于事先组织了迎榇列车宣传队在北平与浦口之间广泛宣传,迎榇声势浩大,妇孺皆知。我和一位姓蓝的副车长及4位同事奉命先期驶抵徐州站等候灵车,然后接车南行。
  1929年5月27日,老天好像洞察到人们的心事似的,天空也阴沉灰暗。徐州站内戒备森严,要求一切列车不许随便调动,任何人员不准高声喧哗。铁路员工一律换上了白色和蓝色夏令制服,佩带刻有“奉安大典”字样的铜质纪念章。
  “奉安纪念章”是由孙中山先生葬事筹备处赠给参加奉安大典的外国使节和友人,以及国内各省、市参加奉安大典的代表及工作人员的。奉安纪念章由美国著名雕刻家爱迪肯制模,纽约徽章美艺公司定铸,一共铸了10000枚。
  奉安纪念章与我们日常戴在胸前的纪念章有所不同,它的正反面都有图案,没有别针,不好佩戴。因此,我们只好把纪念章装在用白色丝线编成的小网兜内,然后佩戴在胸前。纪念章的正面镌刻着孙中山先生的正面头像浮雕,背面刻有中山陵墓的祭堂、石阶,以及祭堂两旁的树木,连拱门上紫铜双扉的梅花空格。乃至“天地正气”四个字,也清晰可辩。纪念章为圆形,直径76毫米,厚4.8毫米,用黄铜铸造,每枚重达156克。
  5月27日晚上11时,灵车徐徐驶进徐州站,我怀着对先生崇敬的心情仔细地巡检着列车,这列灵车由护卫车、灵车、眷车、办公车、外宾车、餐车、车长车等15节车厢编组而成。其中第4节车厢是孙夫人乘坐的。第5节为孙中山先生的灵车,车内以白缎饰四壁,蓝缎蔽顶,车窗挂着白色的窗帘。灵车内盛殓孙中山遗体的已不是以前那副楠木玻璃棺,也不是水晶棺而换成了美国制造的铜棺。由于当时战乱,铁路交通中断,孙先生的灵榇经常受到军阀的侵扰,被迫多次换棺转移存放地点,致使孙先生的遗体受到空气侵蚀,已不可能用水晶棺盛放让人们瞻仰了。孙中山葬事筹备处征得孙中山先生亲属的同意,决定将孙中山遗体土葬。仍由孔样熙负责用15000两银子,从美国买回一口铜棺。并于5月22日,用药水把孙中山的遗体擦试干净后,移入美制铜棺才装上灵车。第6节是孙科夫人和子女以及戴恩赛夫妇乘坐。第7节为迎榇专用办公室。第8节是由送殡的来宾乘坐。第9、10节由护卫和北平(北京)日升杠房的杠夫乘坐。据说这个杠房曾经为清朝慈禧太后和其他的皇亲国戚抬过棺柩。杠夫的水平相当高,不管抬棺时走什么样的路,都极其平稳。如果将一碗水放在棺盖上,行走时,都不会有点滴流出来。这批人员,在灵车由北平起运之前,曾专程来宁(南京),观察地形,并实地进行了一次抬棺演习行动。这趟列车除灵车外,其他车厢都是当时称之为蓝钢车的最高级的新型车厢。
  由北平护灵南下的武装护卫人员是阎锡山的宪兵。这些宪兵一律草绿色的军服,腰间佩带的武器竟不是短枪,也不是军刀,而是金光闪闪的宝剑,红色的丝穗迎风摆拂,和荷枪实弹的蒋介石宪兵相比较,倒使人有一种古色古香之感。
  5月28日凌晨2时左右,灵车开出徐州站,驶入曹老集车站时,天空下起小雨,淅淅沥沥地扑打在车顶上。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群众队伍,冒雨站在车站的站台上,含着热泪,怀着敬意迎送灵车。
  凌晨3时40分灵车驶抵蚌埠站,值班站长匆匆地跑来,悄悄地通知我说:“蒋总司令将乘专车来蚌迎榇。灵车必须在蚌埠等候,估计列车要误点30分钟。”这时,雨也渐渐小了,蒋介石的迎灵专车到到后,蒋介石、宋美龄、宋子文等人走上灵车祭灵。然后,蒋介石的专车在灵车前面开道,灵车也启动直驶浦口站,沿线未再停车。
  5月28日上午10点30分,灵车到达浦口站。机车将护卫车、眷属车等车厢拖走后,由我指挥另一辆机车,将灵车缓缓推近站台。灵车的车门启开后,安放在一辆特制的四桦?车(即载棺专用车)上的孙中山棺柩,顺着铺设好的凹型糟轨,由专业人员推出车厢。
  蒋介石下车后,宋庆龄也随即 下车,她按西俗披着一身黑色丧服。最后下车的是孙科。3人面向灵车,肃立在站台上迎灵。蒋介石穿黑色马褂、黄色长衫,头戴黑呢礼帽立在中间,左为宋庆龄,右为孙科。其他文武官员约1000多人,分别站在二号、三号站台列队恭迎。文官一律穿黑马褂、蓝长衫,头戴黑呢礼帽,武官一律穿绿色军装,着黑色皮鞋。
  此时,哀乐齐奏,下关江边狮子山上的炮台,鸣礼炮101响致哀。飞机在空中飞翔,散发迎榇传单。蒋介石带领文武百官及迎榇人员,向孙中山先生的灵榇行三鞠躬礼,默哀3分钟。迎灵完毕,蒋介石带领四五十名党政军大员,走近辆车,手执白布挽带,挽动车而车离站。一出站,凡是辆车经过的两旁,均用白布大幛遮断。布幛外,宪兵林立,沿途关门闭窗,行人不许走动。11时30分,由担任奉安大典总指挥的礼祥熙率领32名杠夫,用小杠将灵榇移上“威胜”号军舰。12时,军舰过江抵达南京9号码头。沿岸仍是一色白布大幛,经挹江门到湖南路丁家桥,进入国民党中央党部礼堂。  在那些日子里整个南京都沉浸在悲痛和怀念之中。全市各大商店、住户下半旗致哀,全市停止喜庆及宴会。成千上万的南京市民,都在悼念敬爱的孙中山先生。
  公祭期间,孙中山先生铜棺的棺盖被取下,人们可以透过里面的玻璃盖,瞻仰孙中山先生的遗容。公祭完毕的当天下午6时,在国民党中央党部礼堂举行封棺典礼。
  1929年6月1日,国民政府为孙中山先生举行了隆重的奉安大典。在中山陵的碑亭正中,立着一块高达9米的花岗石碑,上面刻着24个镏金颜体大字:“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中华民国十八年六月一日。”在孙中山先生遗体安葬中山陵的那天,全国都举行了纪念和吊唁活动。全国各机关、学校、团体、工厂、商店休假一天,并悬半旗致哀。
  南京市从6月1日正午12时起,各种车辆一律停止行驶3分钟,市民停止一切工作,行人驻足,一起静默3分钟。并以电灯为信号,正午12时前3分钟,全市电灯一起开亮,全体市民见电灯亮时即作准备,到电灯熄时即停止工作,驻足、默哀,到电灯再亮为止。
  奉安大典结束后,灵榇被钢筋水泥密封在墓穴里。为了供人们瞻仰,在墓穴上的大理石圆塘内,安放着一尊孙中山先生的大理石卧像。
  从此,孙中山先生就安息在南京紫金山。在“文革”中,有传闻说孙中山先生的遗体于1948年被运到台湾、美国等地,这纯属无稽之谈。
  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国民政府把灵榇登陆的9号码头,改为中山码头;途经的两座桥改为中山桥、逸仙桥;经过的街道,也改为中山北路、中山路、中山东路;中山陵前的朝阳门也改为中山门;载运灵榇的军舰改为中山号。载运孙先生的灵车车厢,后被送进浦镇车辆厂保存。

相关热词搜索:灵车 孙中山 南运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