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报告 > 正文
 

科学史上的悬案_世界13大科学“无解悬案”(二)

发布时间:2019-03-15 15:31:36 影响了:

     悬案八:不可能存在的粒子      4年前,一台法国粒子加速器探测到了6个绝不应该存在的粒子,他们被称作“四中子”,因为它们是由4个中子以不符合任何已知的物理学法则束缚在一起的。法国科学家弗朗西斯科?马库斯和同事们,如今又在法国卡昂的加尼尔粒子加速器上准备再次进行这一实验,如果他们成功,这些粒子的存在将彻底改写物理学定律。
  据悉,马库斯的研究小组曾将铍原子核射向碳目标,科学家本来期望看到4个单独的中子撞击他们的粒子探测器,然后他们只发现了一道闪光,那道闪光的能量显示,4个中子同时抵达了探测器的同一个地点。这种巧合几乎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释是,4个中子合成了一个物质“四中子”,直接进入了粒子探测器。然而,“四中子”的存在又违反了现存的所有物理学法则,因此,马库斯只能将研究数据埋进故纸堆中,等待将来再次在实验中发现“四中子”存在的可能性。
  
  悬案九:来自人马座的外星信号
  
  这是一个从外太空传来的长达37秒钟的无线信号。当它在1977年8月15日被美国俄亥俄州立射电望远镜“大耳朵”接收到时,俄亥俄州立大学天文学家杰里?埃曼发出了“喔”的惊叫声。
  这一信号来自人马座方向,采用的是大约1420兆赫的辐射脉冲,它显然不是星球的热辐射产生的,在人马座方向最近的恒星也有220光年远,如果这一无线信号真是从那儿发出,那么那儿一定发生了某种强有力的天文学事件,或者是某个外星文明采用了一架超强力发射机发射而来的信号。
  尽管理论很多,但28年来并没有人能令人信服地解释这一天外信号的来源,埃曼说:“直到现在,我仍在等人对这一信号作出合理的解释。”
  
  悬案十:室温下的“冷聚变”反应
  
  与高温核聚变不同,冷聚变指的是在室温下可以实现的聚变反应。“冷聚变”的概念最早是1989年由美国犹他州大学研究人员马丁?弗莱斯奇曼和斯坦利?彭斯提出来的,当时他俩据称在室温下成功进行了冷聚变实验,在科学界引发了轩然大波。然而,由于后来的实验小组大多无法重复其实验,导致这一问题成了一个大有争议的话题。
  在过去的10多年中,美国海军实验室进行过超过200次实验,试图证明通常只在恒星内部才能进行的核聚变反应可以在室温下发生,因为一旦冷聚变被证实可行,那么世界上的大多数能源问题将迎刃而解。由于美国能源部的第一份报告认为,彭斯等人的“冷聚变”实验是不可能重复实现的,因此冷聚变并不可信。不过在科学界,仍有众多研究者――“冷聚变”的信徒,因此有关冷聚变的争议至今仍未有定案。
  
  悬案十一:变化的光速和“宇宙常数”
  
  1997年,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天文学家约翰?威伯和他的研究小组在分析从遥远的类星体抵达地球的光线时,发现类星体光线在抵达地球的120亿年过程中,吸收的星际云团光子类型不符合现有物理理论的推测。导致这一差异的产生只有两种解释:一是电子发生了变化,二是光的速度发生了变化。但是现代物理学的两条珍贵的宇宙法则是:一、电子电荷不会改变,二、光速也不会改变。因此科学家陷入了困境,任何选择都将颠覆现有的物理学基础。考虑到电子电荷改变将违反神圣的热力学第二定律,科学家决定挑战光速为常量的理论。
  澳大利亚理论物理学家保罗?戴维斯认为,在数十亿年的过程中,光的速度可能减慢了少许。如果这一观点被证实,那么宇宙的许多基本理论都将随之改写。戴维斯说:“这意味着我们将放弃相对论和E=MC2等相关的一切东西。”
  澳洲天文学家威伯认为,决定宇宙基本构造的精细结构常数(阿尔法常数)可能也非“常数”;而阿尔法常数一旦变动,整个物理学的支柱都将彻底动摇。]
  
  悬案十二:神奇的“安慰剂效应”
  
  医学家在实验中发现,当对一名病痛患者注射吗啡后,病人的疼痛会立即减轻。几天后,当医生再次给病人注射吗啡止痛时,他悄悄将吗啡换成盐水为病人注射,这时奇迹出现了,尽管注射的是盐水,但毫不知情的病人仍然感到痛苦大为减轻。这就是所谓的“安慰剂效应”。
  然而这还不是最惊人的事,意大利都林大学医学专家法布里兹奥?比尼迪蒂随后又做了另一个实验,他将一种“吗啡失效药”纳洛酮加入到盐水溶液中,继续给病人注射,令人惊讶的是,盐水的“减痛效果”竟奇迹般地消失了,尽管纳洛酮跟盐水不会产生任何“抵抗反应”。虽然科学界了解“安慰剂效应”已有数十年,但意大利科学家的纳洛酮实验显示,“安慰剂效应”并不仅仅是心理因素,其中还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生物化学因素在内。
  
  悬案十三:真理还是谎言:水会有记忆?
  
  在医学术语中有一种疗法叫“同种疗法”,据称将一种化学药物用水进行稀释,稀释到一杯水中最后没有任何该药物的化学分子,但这杯水仍有治疗效果,因为这杯水已经对该化学药物具有了某种“记忆”。这种疗法最初是由土医们提出的,他们将木炭、致命药草或蜘蛛毒液加入酒精中,随后用水对混合液一遍遍稀释,直到稀释物只剩下纯水。同种疗法医师称,最初的药物已将信息留在了水分子中,因此,不管溶液被稀释得多淡,它都含有药物分子的信息。
  
  为了驳斥这种荒谬的理论,英国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药理学家马德琳?安尼斯进行了一项实验,试图证明“同种疗法”的可笑。安尼斯进行的是一项稀释组胺的实验。组胺是人体白血细胞遭遇炎症后释放出来的物质,当白血细胞遭遇攻击后,就会释放出组胺;一旦组胺被释放,它就会阻止细胞继续进行释放。实验在4个不同的实验室进行,研究发现,“同种疗法”溶液尽管它们不包含任何单独的组胺分子,但却起到了只有组胺才有的效果!尽管安尼斯反对“同种疗法”理论,但她不得不承认实验的结果。
  水真的有记忆吗?事实上,《自然》杂志通讯记者雅克?本闻内斯特以前也曾撰文声称水具有“记忆”,然而,他的文章当时只换来一顿嘲笑,并且他还因此获得了搞笑诺贝尔化学奖。
   尽管“同种疗法”在很多临床实验中并不灵验,但贝尔法斯特实验却显示,有些事情的确无法解释。安尼斯在报告中写道:“我们无法解释自己的发现,因此希望其他人能继续调查这一现象,并予以合理的解释。”安尼斯称,如果“同种疗法”真的可行,将会彻底改写物理和化学法则。

相关热词搜索:悬案 科学 世界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