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报告 > 正文
 

电话发明人梅乌奇 梅乌奇的电话恩怨

发布时间:2019-03-15 15:30:05 影响了:

  由意大利天才发明家梅乌奇构思的电话设备大大推进了人类通信的文明。但是,他生性温顺,运势不佳,最终未能捍卫住自己的发明成果。后人只知道这套设备的原创权属于另外一个人,却不知其中的真相。
  
  1887年7月,美国法官威廉•华莱士宣布了一项历史性的判决,将电话的原创权判给了亚历山大•贝尔。在这场历史性的诉讼中,败诉方是意大利发明家安东尼奥•梅乌奇。事实上,梅乌奇才是这项革命性装置的真正构思者,为捍卫自己的权益,梅乌奇准备了上诉状,但为时已晚,他已近80岁,而且穷困潦倒,病魔缠身。两年后,他离开人世,这场漫长的官司也就彻底被搁置起来了。
  
  奇迹般地活过来
  
  1808年4月13日,安东尼奥•梅乌奇出生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为了增加收入改善生活,他开始对自己很感兴趣的电生理学进行研究。不久,他研究出了一种用电击治疗疾病的方法,这使他在哈瓦那名声大震。1849年的一天,当他准备好一套器械要给另外一个房间的朋友治疗时,意想不到的奇迹出现了,通过连接两个房间的一根电线,他清楚地听见了从另一个房间里传出的朋友的声音。
  情况是这样的,他把一块与线圈连接的金属簧片插入朋友的口中,线圈连接导线,通到另一个房间。实际上,金属簧片在这里起到了传感器的作用,正是由于与线圈相连接,从而把它的振动转变成了一种电流。梅乌奇马上意识到这一现象有着不寻常的意义,立即着手研究他称之为“会说话的电报机”装置。那时,他未来的竞争对手亚历山大•贝尔才只有两岁。这充分说明,他们之中谁第一个构思了电话的雏形。
  梅乌奇的电话发现在纽约的意裔美国人中传开了,因此他家成了意大利侨民乐于聚会的地方。1860年,梅乌奇组织了一次公开的演示会,将一位歌手的声音传播到很远的地方。尽管如此,但在商业上他依然毫无进展。此外,梅乌奇有个很大的弱点:他一生从未讲过英语,英语对他来说简直就像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在哈瓦那时,他不能与美国人直接进行语言交流,就很难推广他的发现。
  紧接着发生的一场悲剧,使处境已经很差的梅乌奇雪上加霜。一天,他乘坐渡轮从纽约返回斯塔腾岛时,轮船的锅炉突然发生爆炸,梅乌奇身负重伤,虽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但严重的烧伤却迫使他不得不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好几个月。这时,他的家庭已入不敷出,为了支付昂贵的医药费,他的妻子不得不将丈夫的所有电话设备以6美元的价格卖了出去。
  
  司法隧道上的漫长旅行
  
  当梅乌奇伤愈回到家里后,就立刻赶往旧货店,试图重新买回自己的电话装置,但得到的回答是,所有东西被一位“陌生的年轻先生”买走了。奇怪的是,这位先生的身份至今是个谜。
  1871年,也就是在他第一次的构思电话机25年之后,他决定为这套装置申请专利。就这样他开始了在司法隧道上的漫长旅行,在此期间,梅乌奇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申请专利需要250美元的费用,他东拼西凑只弄到这笔钱的零头。最后由朋友帮忙,他终于凑齐了专利请求书所必需的20美元。所谓请求书,不过是一份预先通知,其中表明要为某项装置申请专利的愿望,让可能的竞争对手得知信息
  1871年12月28日,专利请求书被接受注册,但是好不容易凑齐的钱也仅仅只够一年的费用。1873年,梅乌奇用朋友提供的10美元将专利申请书再续一年。由于经济拮据,最后他不得不被迫放弃,让专利书过期。在这期间,梅乌奇曾向实力雄厚的联合电报公司寻求过支持,但得到的回答是:电话的具体应用需要时间。两年之后,也就是说经过多次失望之后,当梅乌奇回到联会公司要回材料的时候,他却意外得知,全部材料不翼而飞,完全“丢失了”。
  到1874年,梅乌奇的专利请求书已经过期。亚历山大•贝尔――一位富有的聋哑语教授,凭借他雄厚的资金顺利地为电话机申请到专利。同年,贝尔在费城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上公开展出和介绍了电话机,并以播放哈姆雷特的独白词开始。当记者从受话机听到“是或不是……”的声音时,媒体纷纷撰文报道,贝尔在所有人的眼里陡然成了这种革命性装置的原创者。
  
  还是“丢失”
  
  就这样,梅乌奇突然丧失了发明的原创权,但是他并没有灰心。首先他要求华盛顿专利局出庭对质,而专利局却死死咬住梅乌奇的专利申请文件“丢失了”。在这“丢失”的背后似乎隐藏着某种阴谋,专利局的一些职员与贝尔公司之间存在着某种串通,但这种推测一直未能得到证实。
  于是梅乌奇建立了自己的公司――环球公司。公司成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贝尔告上法庭。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官司,无论在律师还是资金方面,贝尔都更胜一筹。于是,贝尔的律师把传票颠倒过来,将环球公司传唤到法庭,状告环球公司侵犯了贝尔公司的专利。
  
  最后的上诉
  
  在这期间,梅乌奇仍然竭力为自己辩护,他在各家报纸上发表呼吁书和求诉信。梅乌奇曾连续36天不间断地提供材料,但他总离不开翻译的协助,这给法官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这场官司惊动过许多人,甚至美国国务卿都曾为梅乌奇说话,在他看来,“有足够的证据将电话的发明权判给梅乌奇”。多达49项证据都表明,在贝尔申请专利之前就已经存在电话机。但所有这些都未能说服威廉•华莱士,他在1887年7月19日宣读的判决中,最终判定亚历山大•贝尔胜诉。
  在华莱士作出宣判不久,梅乌奇和环球公司就提出了上诉,到1889年10月18日,随着梅乌奇的去世,这场官司就失去了继续打下去的意义,美国最高法院也将这一案件搁置起来。但时至今日,每当我们听到熟悉的电话或手机的铃声时,就会由衷地感谢这位天才的意大利发明家。他是如此的无奈又如此的遗憾,最终未能让世界承认他创造了这一伟大的构想。

相关热词搜索:恩怨 电话 梅乌奇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