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报告 > 正文
 

河北李真_河北巨贪李真沉浮录

发布时间:2019-02-11 15:23:57 影响了:

     出 生      1962年5月29日,李真出生在塞外山城张家口的一个干部家庭。出生时,他的父母已经近40岁。他的父亲李甫是一个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过贡献的老干部,90年代离休时职位是张家口市物资局局长,享受副地级待遇。母亲杨姝据说是宋朝杨继业的后裔,1958~1960年在国家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由于孩子的拖累,便放弃了工作,回家专心哺育子女们。
  李真出生时正是国家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大跃进、大众吃饭堂后的第二年。出生前李家已经有四个孩子,生活十分拮据,因此他的出生并未给家庭带来更多的欢乐,而是让生活更加艰难。
  
  反潮流的学生
  
  李真在学生时代是活泼的、热情的、奔放的、也不是太调皮捣蛋,成绩中上等。在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社会上掀起了学习黄帅、发扬反潮流革命精神,批判师道尊严、批判反革命分子、批林批孔运动。
  有一次,街区革委会抓到一个向学生们兜售封建迷信书籍的“坏分子”叫子英,让学生们对他批判。李真第一个走上主席台发言,他宏亮而干净利落的声音,受到了老师们的好评。批判会结束后,他上厕所恰好又遇到了子英。他就问:你这个坏分子怎么也要上厕所呢?在他看来对于一些坏分子就不应该尊重他们,对他们要痛打落水狗。他的潜意识里,小时候就形成一种反潮流,反传统,反对旧的习惯势力。
  
  高考失利
  
  1979年他经历了人生路上第一次重大失败的打击。这一年李真以高中二年级在校生的身份参加高考。他考出了398分的高分,在张家口中学名列第一,超出最低录取控制分数线160多分。他第一志愿报考的是清华大学电机专业,清华大学在河北的最低投档线是388分,但电机专业录取线是399分。第二志愿北京大学分数线是390分,第三志愿南开大学的录取线是360分,等清华退档再投档北大、南开时,那里已录取完毕。
  高考失利的打击让他感觉很郁闷也很迷茫,这时传来一个消息:河北为了发展落后地区的教育,决定河北师范大学在张家口地区扩招六个大专班,将相当一批高分因故未升学的学生招录到这个师资班中。李真意外收到了一封迟到入学通知书,录取学校就是河北师范大学在张家口地区柴沟堡师范学校办的大专师资班。
  
  乡村男教师
  
  1981年8月的一个早晨,李真大专毕业。他手持张家口地区教育局的一纸分配令,骑了一辆破旧的飞鸽牌自行车,带着行李,骑行100多公里,奔赴那号称桑干河畔北大荒的涿鹿农场,开始了他的教师生涯。
  他在日记中写道:告别柴师校,农场来报道,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西山枫叶凋,北国秋来早,人生多离别,一去相逢少。农场像寺庙,远离城市了,桃源成一体,不沾人间草。起舞弄风骚,我像自由鸟,果实收获时,我在丛中笑。极目远山眺,晨曦无限好,未来人生路,匆匆向前跑。
  在果树场中学李真苦读外语、哲学、历史、地理和古今名著,同时刻苦练习书法、学习音乐、锻炼身体。在这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他在与学生的相处中寻找到了无尽的乐趣。
  他还苦心研究了涿鹿、张家口、河北及中国经济,发表了《张家口经济发展战略构想》、《涿鹿县域经济发展的思考》、《经济欠发达地区欠在哪里》等多篇有见解的文章,被张家口市计经委领导看中。1983年,他上调到张家口市计经委下属的电子研究所,不久又调到市计经委工作。
  
  飘在北京
  
  1984~1986年李真在宣化县支教锻练。1986年,各地兴起了修志热。张家口地区邀请了过去曾在这里战斗工作过的老干部访问张家口。其中有一位是东北的某省省委书记,他是李真父亲的战友和老领导。李家抓住这一契机共叙曾经的患难之谊,使多年的友谊得以延续。李真的精明也给老领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李真父亲在临终前,也将李真托付给老领导,李真成了他的养子。从后来的结果看,这一层的关系给李真的晋升有相当大的帮助。
  李真看到父亲老战友在市委市政府备受尊崇,依仗父亲的关系,有老领导这颗参天大树作后台,在市计经委工作的李真说话的口气和为人处世渐渐发生了高人一头的变化,他的作派引起了同事们的不满和领导的反感。人际关系的紧张使他再也无法在计经委工作下去了。
  老领导所在的省份,有一批去日本留学的名额,李真要求计经委派他参加这一出国学习班,这一要求被拒绝,李真与计经委主任发生了直接冲突。随后,市计经委将他调至一家油厂搞供销。
  李真没干几天,不辞而别了。1988年,李真落难到北京,暂栖在张家口地区某单位驻京办,但不久被驱赶出去。他想起了自己的老朋友原张家口团市委书记王福友调到省政府驻京办当副主任了,于是投奔了他。
  
  峰回路转
  
  李真在北京的时候,恰逢那位老领导因去东北得了伤寒,患病住在解放军301医院高干病房。于是李真每天上午到301医院守护老领导,下午回到省驻京办学习。一天,李真向老领导说了自己的苦衷:自己被张家口市计经委调到张家口市油厂了,虽然换了新的工作岗位,但他想调换一个比较好的工作环境。过了几天老领导对他说:“我想来想去,有三个地方可以送你去,第一,你到一位军界高级将领家里去当生活秘书,人算国家机关事务局的。第二,正好在解放军总医院高干病房有一位河北省的领导住院,我可以通过他,调你去河北省委、省政府工组;第三,到日本留学。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李真执意要留在北京,便到了那位老将军的家中。
  在这位老将军的家里,他虽有优越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条件,但在个人仕途上不会有太大的发展,三个月后,他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这位老将军。
  这段经历虽然时间不长,但对于改变他的命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颇有心计的李真结识了许多在职的党政军界高级领导干部以及他们的子女和秘书,这为他今后在北京和河北政界的发展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李真又找到那位老领导说:“我不适合在老将军家里工作,我想到河北省政府去工作。”老领导把他推荐给河北省政府的一位省长,不久李真获得了从张家口调往石家庄的资格,最初确定的位置是省政府办公厅的秘书。
  
  踏上从政之路
  
  李真曾说:跟着秘书处,天天有进步。跟着组织部,年华不虚度。跟着项目部,穷人会变富。跟着宣传部,越学越糊涂。
  1989年,李真到了石家庄,进的却是河北省计委的建设投资公司。后来据说是李真进省政府未给当时的主管省长和办公厅主任打招呼。1990年冬天,李真正式调入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工作,当上了一位主管经济副省长的专职秘书。这年他刚27岁。
  这年元旦,全省召开两会。会议期间,河北省某市企业家协会在河北饭店组织了一个联谊会。李真遇到了曾经实习过的张家口卷烟厂的省人大代表李国庭厂长和财务处的季灵处长。两会结束前一天晚上,李真在自己宿舍正准备看书学习,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李厂长来了,忙说:李厂长,请坐,看我的宿舍太简陋了。李厂长说:没关系,年轻人吗就是应该把学习和工作放在第一位。明天就散会了,在张家口老家有事吗?老家有事可让我去办好了。又说:小李,你在上面交际面广,花费多,我送给你五千元钱,请一定收下。李真一看给他这么多的钱,相当于他两年半的工资。坚决不要,再三推辞,最后也没有拦住。李厂长留下钱,找一个借口就走了。第二天,李真带着五千元钱去请示他服务的领导,领导让他一定要把钱退给人家。事后,李真通过别人把钱给李厂长退了回去。两人的感情因此还产生了隔阂。
  一次在全省召开的经济工作会议上,与会的工作人员每人发了一件近百元的羊绒衫纪念品,李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收下了纪念品,事后他问办公厅的人:我该不该收下羊绒衫。那个人对他说:人人有份,你为什么不拿回去呢?过后不久,河北省沧州市的一个领导到省里汇报工作,送给他一条中华烟和一套刮胡刀,李真悄悄收下了,在他将东西送回宿舍开门时,怎么也打不开宿舍门,后来仔细一看,他原来吓得用错了钥匙,拿自行车钥匙去开宿舍的门。
  
  李吴结盟
  
  对多数河北政界干部来说,吴庆五算得上是一个古怪神秘的人物。他只在河北省政府呆了不到两年时间,随即下海,从河北省权力系统淡出。
  1984年,程维高担任江苏省委常委兼南京市委书记,吴庆五出任程的秘书,这一跟就是9年,直到1993年他从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的职位上辞职下海经商。
  吴比李真大9岁,由于吴生在南方,家里世代都为商人,善于经商钻营,他从小就有投机经商的习惯。1990年7月,他随程维高省长从豫来冀省政府任职。看到了省长与省委书记由于意见不一致,为一些问题有时争得面红耳赤,感到从政艰险,对个人的政治前途已经失去信心。
  1990年,当吴庆五随程维高到河北赴任后不久,李真也调入省政府。吴庆五急于熟悉工作环境,李真又善于察言观色。两人慢慢接触起来。在吴庆五看来,李真年轻、有头脑,见过世面,反应敏捷,对问题的看法能透木三分,是个难得的秘书人才。1992年初,吴庆五萌发了下海经商的念头,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李真时,立即得到了李真的积极响应和大力支持。在李真看来,吴庆五下海,无疑是给自己提供了一个升迁的绝好机会,凭着他的直觉和同吴的感情,他相信吴退位之前,肯定会将他推荐给领导。李真欣喜若狂地说:“你在商界为了挣钱,我在官场为了当官,你在商界需要权力支持,我在官场需要经济支持,我支持你经商,你支持我从政,我的官越做越大,你的钱越挣越多。”
  吴庆五辞职前强烈向领导推荐了李真。1993年8月17日,吴庆五正式向河北省政府递交了辞职报告。李真要当省长的秘书,同样遇到了来自省委其他一些人的阻力。纪委刘书记向省长进言说:李真这样的人不适合做省长的秘书,我在张家口就了解他,他是聪明过度,诚实不够。但省长力排众议,果断地用李真为秘书。
  在李真接任吴庆五秘书之际,正值省长能否从省政府完成向省委过渡之际,很多人相信李真居间起了足够的作用。稍后,李真从省政府进入省委,终成河北第一秘。
  
  权力就是金钱
  
  李真曾说:“权力就是金钱,拿1000万元,我也不换秘书这个位置。”
  1992年8月,李真得知省财政厅有500万美元的外汇额度要到位。告知他的商界朋友东租公司经理张铁梦,张的反应是:外汇额度到黑市炒卖能赚到大钱,一定要他争取过来。1992年9月,李真打电话找到张家口卷烟厂厂长李国庭,告诉他财政厅跑来了500万美元外汇额度,可以支持烟厂购买进口设备。李国庭说过去引进设备都是委托东租公司河北办事处代理,先得向省财政厅打报告申请外汇额度。
  在李真积极牵线搭桥下,李国庭的申请被批准下来。仅一个月时间,东租公司先后用1:5.514(调汇汇率:1美元兑换人民币5.514元)与1:6.465的价格调出外汇500万美元。而当时的市场调剂价为1美元兑10元人民币。转而向市场上抛出,除了归还省财政厅的2992.5万元以外,李真净赚回的差价是2000万元人民币。这2000万元后来被东租公司借给吴庆五投资经商。
  李真、吴庆五、张铁梦三人在共同实施贪污巨额公款的过程中,还胆大包天,采取瞒天过海的手段,共同贪污了河北省企业投资公司46.47475万爱尔兰镑,112.5万美元股权。
  为了追逐金钱,李真和吴庆五、张铁梦结成同盟,李真在政界,吴庆五在私营企业,张铁梦在国有企业,构成了强有力的铁三角关系。
  
  他让谁走谁就得走
  
  “程维高秘书的能量太大了。”一位在河北省担任过副省长的老干部告诉记者,“李真可不得了,你知道李真当时的能量大到了什么程度?让谁当厅级干部,写个条子就能解决;让谁当处长,打个电话就行。”河北省委一位领导披露:“河北省级领导的升迁,甚至都有李真背后的操作。”最具代表性的是原省委吕秘书长的变迁。
  在省委常委会上,讨论李真升任办公厅副主任时,这位秘书长也投了反对票,对此李真一直怀恨在心,寻机报复。结果在后来的省委领导班子调整职务分工时,吕被免去了秘书长一职,仅剩下一个空头常委的虚职。后来,这位秘书长又调出了河北省。
  李真自己说:在他做到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河北第一秘的时候,他把秘书权力运用到了顶峰和极限。在省委常委中,除了书记外,李真把其他的常委都不会放在眼里。
  
  向权力之路挺进
  
  李真在仕途上依然奋进,他需要由处级上升为副厅级干部。但遭到了省委其他一些领导的强烈阻击。第一个阻击他的就是省纪委书记刘善祥,第二个是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他们的理由是李真在正处级岗位上的任职时间不够两年,仅一年零四个月,不符合组织提干的规定。
  刘善祥因为身体原因被迫提前离职;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也因工作需要调到了国家某办去工作,这样仅耽搁了一小段时间,李真如愿以偿地当上了省委办公厅副主任。
  1995年初,河北省调整秦皇岛、保定两市的领导班子,李真也想当个书记市长。他被推荐到省常委会上,当即遭到了否决,理由是他任副厅时间太短,并且没有在基层市县任职工作过。后来,李真又想去河南任职,但也没有成行。
  通过这两件事,省委领导认为,李真在河北形成的势力越大,反对的声音也就越多,脱身于河北的“块”,进入国税局的“条”,是最精巧的腾挪。1994年底省国税、地税分家,国税局长已经就位,1995年6月,李真调任省国税局副局长兼党组副书记,仍旧保留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职位。一年多后接任局长,1998年初李真担任国税局长兼党组书记,升到了个人权力顶峰,是全国最年轻的国税局长。
  
  东窗事发
  
  1998年4月3日,中办、国办信访局转来朱总理办公室批转的署名举报张家口烟厂大量非法生产、销售计划外卷烟以及厂长李国庭、副厂长季灵重大经济问题的来信,要求查办。河北省纪委立即指挥行动。72岁的李国庭闻风而逃。1999年3月18日,李国庭在天津郊县被抓捕归案。由此牵扯出李真大案。
  2000年2月17日,中央纪委四楼会议室专门召开有中纪委副书记曹庆泽、刘丽英参加的汇报会。两位高层领导在听取有关李国庭交代的李真涉嫌受贿问题的汇报后,果断作出决定:商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李真受贿问题立案侦查。2月23日,中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组成“2.23”专案组。3月1日,中纪委、监察部假道山西由石太高速公路悄悄进入石家庄。下午,李真突然接到通知,让他到省委大院去开会。一进门他就笑着对通知他开会的省委负责同志说:“开什么会呀?”省里的有关领导说:“这是中纪委的同志,他们有事要同你谈,找你核实几个问题。”他的脸“唰”地一下白了,他知道自己早已恐惧而又害怕的那一刻终于到来了,他被带往远郊的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招待所。
  
  108天的较量
  
  从2000年3月1日李真被双规之日起,直到6月17日,在这108天的时间里,李真利用其高智商使出浑身解数,对抗侦查,对抗预审,对自己的问题拒不供述。
  专案组组长、唐山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晓颖后来回忆说:“2000年6月15日,我带小组刚进驻山西某地,当时李真的态度还是不友好,拒不说出问题。开始审讯以后李真表现得很惊恐,后来我说李真咱们都不熟悉,现在聊聊天。李真是一个很善谈的人,谈了很多,在聊天的时候,我随便说了一句话,‘李真你是明白人,简单说,有证据没有口供一样也可以定你的罪,有口供没证据可以不定你的罪,现在我们掌握了充足的证据,譬如说你往境外倒款,你坐的哪趟航班,你坐在哪个座上,你拿了几个箱子,哪个箱子装多少钱,什么币种我都知道。’他说就紫君看见了,紫君也不知道是啥钱呀,这句话等于他默认了这个事实的存在。只要这个口子豁开,他就没有什么可抵抗的了。聊着聊着他说了句‘我说了吧。’他第一次开口,应说是石破天惊,一次就交代出上百万。”到17日晚9时,李真一口气交代了1300余万元的去向。
  
  国家公诉
  
  2002年8月30日上午,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真一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贪污罪判处李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以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庭经审理查明,李真在担任省政府办公厅秘书、省委办公厅秘书、副主任、省国税局副局长、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676万元,美元16万元,李真还伙同他人共同侵吞东方租赁公司河北办事处人民币1872万元及秦皇岛中心电子有限公司和意大利尼瓦斯有限公司股份共计人民币2967万元,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应依法惩处。
  
  《河北第一秘――李真盛衰记》 秀灵著 光明日报出版社 2004.1 定价:23.80元

相关热词搜索:河北 沉浮 巨贪 李真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