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用文档 > 工作报告 > 正文
 

“体外贵州”对当今贵州的价值分析:贵州土特产大全干货

发布时间:2019-02-08 15:24:10 影响了:

     3月初,广东省贵州商会组织了20余名企业家,赴贵州慰问在2008年初雪凝灾害中受灾最严重之一的开阳县,并捐赠了33万元现金和价值200万元(11000余套)的品牌牛仔服。随后商会在与贵州省政协、省经贸委、省招商局、省工商联座谈中,有企业家提出了一个概念,按照他们的统计,目前贵州籍在粤珠三角的企业家创办的各类性质、行业的企业产值总计大约有3000亿元人民币;如果算上在国有或股份制的银行与基金中的CEO管理与经营的资产,这个数字会在4000亿元上下。有人提示,这已相当或超过了刚公布的2007年贵州省GDP为2710.28亿元的总量。从统计学意义上说,这等于贵州省之外又诞生了一个“贵州”;如能再进行人口经济分析,这个“新贵州”人均GDP,可能不输给任何一个发达国家。
  慎重起见,这数字还有待核实。但我却非常相信企业家们算出的这个数字,它是具有实际意义的。因为去年,我就算过仅深圳市我知道的贵州人创办或管理的企业产值与规模,就超过了一两千亿。比如深圳市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某国家银行深圳分行、某基金公司,刚在中小版上市不久的劲嘉集团,他们合起来产值不会低于2500亿元。再加上珠三角还分小珠三角、广东境内大珠三角与广东珠三角加香港、澳门超大珠三角,有心人如能启动一个调研“体外贵州”“经济版图”的课题,相信一定会得出相对准确的数字,获得一个很有穿透力的说法。深度决定状态,并带来深刻的触动。“老乡见老乡”,不一定都是“两眼泪汪汪”那么感时伤怀的。当高度与距离决定了视野,角度会改变观念。“体外贵州”里,一定有让人两眼放光的“发展密码”。
  比如,我初步盘算了一下,就发现“体外贵州”的光谱,80%集中在民营经济与非资源开发类的行业“色区”之中。其中最突出与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深圳的华为。靠着创办真正的企业的理念与体制机制,吸纳一切发展企业的优质元素,华为从创业到发展成为进军国内与国际两个市场的跨国公司,其经营足迹已覆盖世界上大部分地区。近一段时间虽连续有员工自杀、甚至累死等负面新闻传出,网上也有不少人质疑和批评华为的企业狼文化,但华为仍不失为让国际竞争对手不敢小看的中国创新公司。其创始人任正非,最困难的年月生长在贵州都匀市,出身于一个多子女的知识分子家庭。他父亲,北大毕业,在贵州当校长。据说任正非上世纪60年代考上大学,准备离家时,家里竟然拿不出一套被褥。最后是母亲捡回了一个住校生不要的破被褥,浆洗缝补之后让他带进大学用到毕业的。2008年春节后,我们获悉,华为的年产值已超过了2600亿元人民币,一个公司就相近或相当一个省。如今多少人对华为趋之若鹜,但有多少人知道这匹“狼”,或原始的“狼基因”是从贫困贵州的山沟里带出来的。凭借领导人的心无旁骛和体制机制优势,华为一路超越同类国企、超越特区创办初期“内引外联”从贵州搬迁到深圳的那些军工背景的大公司,在电子装备制造业领域做到了国际驰名、国内第一。
  “体外贵州”的贵州人渴望变革,善抓机遇,富有企业家精神,具备不怕从头做起、经得起历练的心理素质与精神状态。许多成功企业,都是从“三房一厅”小蜗居中诞生的。有人记得华为起步时租用的位于深圳大学背后的“三房一厅”的门牌号码;如今带一个亿只来一个人就收购了贵阳耐火材料厂的深圳某公司,当年也孕育于深圳宝安区的一套三房一厅;年产值超30亿的劲嘉集团,七年前到深圳创业,租用的也是一套三房一厅。熟悉硅谷的人知道,这与著名的思科公司从一个小车库里走来,几乎没什么两样。
  作为一个追赶四小龙的大省――广东省,在版图之中,整整接纳与包容了一个贵州之外的“贵州”决非偶然。除了内部性的因素之外,“体外贵州”直接得益于珠三角市场化进程所提供的最佳外部条件。深圳市委前书记李灏曾亲口对我说,华为是1984年深圳出台企业改革文件,民营科技企业家可以凭技术持股造就的,至今深圳市政府的直通车也随时向华为敞开大门。现代服务型政府的精华,在于善于把一个地方变成最适合企业创业栖息的“湿地”。解放初期,上海在淮海中路旁选了个街道,命名为“思南路”,可里面并没几个贵州人。而同一时代下,置换场地空间,让曾经穷得叮当响的贵州老乡,以移民方式,参与分享改革与发展机遇,成就了梦想,精彩了人生,当然也无可避免地铸成了这些人的乡恋乡愁。如果说几千万华侨,直接带动了广东省的现代化,那么“体外贵州”的贵州人,不一样也能推动贵州后来居上吗?

相关热词搜索:贵州 体外 当今 价值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湖南人事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52